在线投稿
牧灵福传圣经分享 信仰园地 慕道指南 修院修会

「我要给你们牧者」劝谕(部分)

发布时间:2011-07-05作者:zgtzj_zjt

   1「我要给你们一些随我心意的牧者」(耶三,15)

  从耶肋米亚先知口中,我们知道天主许给祂的子民,永远不会离弃他们;并且许诺赐给他们集合共领导他们的牧者:「我要兴起牧者来牧放它们(我的羊群),使它们无恐无惧,再也不会失掉一个」(耶二三,4)。

  天主子民-教会,不断地体验到此预言的真实性,而又不停地、欢天喜地感谢天主。她知道耶稣基督自己就是天主诺言的、生活的至高而确切的实现:「我是 善牧」(若一○,11),祂「作群羊大司牧的」(希一三,20),将牧放天主羊群的职务托给宗徒们和他们的继任人(参阅若二一,15及以下;伯前 五,2)。

  没有司铎,教会就不能度基本的服从生活,这是她于历史中存在与使命的核心,此服从是答复基督「去使万民成为门徒」(玛二八,19)和「你们应行此 礼,为纪念我」(路二二,19;参阅格前一一,24)的两项命令,也就是服从宣传福音和每天为世界的生命而重新献身流血作祭献的命令。

  藉信德我们知道:主的许诺是不会落空的。此许诺本身就是教会庆幸现今在世界某些地方司铎圣召增加与成长的潜在理由和力量。它也是刷新信德的基础和动 力,而且也是世界其它的地方感觉面临司铎严重缺乏的殷切希望。每人都被召分沾信任天主许诺的彻底圆满完成,因此主教会议的教长们作以下清楚坚决的表示: 「主教会议彻底信任基督的诺言:『看哪!我同你们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二八,20),并且意识到圣神在教会内不停地工作,因而确信在教会内永 远不会完全没有圣职人员……虽然在某些地区圣职人员的数目确实短缺,但激发圣召的天父的行动,仍然继续不停地在教会内工作」。(1)

  当世界主教会议结束的时候,面对司铎圣召的危机,我曾说过:「教会所能给与的首要答复是,完全在于我们对圣神的信赖,我们深切相信,如果我们忠于所接受的恩宠,这种抛开一切的全心信赖,绝对不会落空」。(2)

  2忠于接受的恩宠!天主的恩宠并不消除人的自由;反而加强、发展、并且尊重自由。

  因此,对天主无条件的、忠于其许诺的完全信赖,伴随着教会内严格与召叫的天主行动密切合作的责任,而且对天主所撒的善种,提供制造与维护的条件,使 种子能生根,并结出丰硕的果实。因此教会永远不该停止求庄稼的主人派遣收割庄稼的工人(玛九,38)。她应该向新的一代清楚地、而且勇敢地倡导神圣的召 唤,助人辨识由天主而来的召唤的真实性,及勇敢地响应,并给未来的司铎候选人特别的照顾和培养。

  未来司铎的培育,无论是教区的或修会的,和对他们于职务上个人圣化的终生不倦的照顾,以及不断地刷新他们对牧灵的投入,这一切都被教会视为一项为人类未来的福传是最严格的要求和最重要的工作。

  教会的培育工作是基督在世时亲自工作的延续,玛尔谷圣史曾用下面的话来说明:「随后耶稣上了山,把自己想要的人召来,他们便来到祂面前,祂就选定了十二人,为同祂常在一起,并为派遣他们去宣讲,且拥有驱魔的权柄」(谷三,13-15)。

  也可以说,藉培育未来的司铎或已身为司铎者,教会在她整个历史过程中,继续以各种不同方式或幅度、度此节福音所描述的生活。然而,今天因为教会深受 社会与现代文化快速发展的催迫,由于福传与作证场合的多元与多样,因为普世某些教区司铎圣召的显然增加,因为亟需司铎培育的方法与内容的刷新,因为主教与 其团体对圣职人员长久的短缺的关心,并且由于「福音新传」司铎们首先应成为「新传福音者」的迫切需要,她被召以更新的决志,重度基督老师与宗徒们一同所作 的一切。

  的确,世界主教会议常会,就是在这种文化和历史背景中举行的。其目的是在梵二大公会议二十五年后的今天,实现大公会议有关司铎培育的教导,使之更能跟上时代并与现实环境精确配合,因而致力于「在今日情况下司铎的培育」。(3)

  3按照梵二有关司铎职务与培育的文宪(4),并且有意将此丰富和权威性的教导适用于各种不同情况,教会在各种不同的机会上,曾经讨论过有关司铎的生活,职务和培育等问题。

  她在主教会议时,更隆重地完成此举。一九六七年十月,第一届世界主教会议常会时,以更新修院为题,曾从事了五次全体会议。此项工作给天主教教育部,以「司铎培育基本规范」(5)为题文献的撰写,作了决定性的推动。

  一九七一年召开的第二届常会中,在司铎职务问题上利用了一半的时间。冗长会议讨论的结果,浓缩并编成一些「建议」,呈给我们的前任教宗保禄六世,并在一九七四年主教会议开幕时宣读,主要是有关公务司祭职的教导和几点有关司铎灵修与职务的问题。

  在许多其它机会上,教会的训导也曾经表示了对司铎的生活与职务的关怀。可以说,自从大公会议之后,教会训导所讨论的问题,明确地或含蓄地,无不与司铎们在团体中的地位和角色、教会生活与世界对他们的需要有所关联。

  近几年来有人声称,从某些相对的新观点,并适用于今天教会与文化的情况,有重新回到司铎问题的必要。注意力从司铎身分问题转移到司铎的培育过程和司 铎生活的质量。新一代被召选尽公务司祭职的人,与他们紧接的前一代司铎们所扮演的角色和性质完全不同。再者,他们生活的世界,从许多方面来说,它是新的而 正在快速和不停地演进之中。这一切都不能视若无睹,特别是在设计与实施培育那些迈向公务司祭职不同阶段人们时。

  此外,那些经过一段相当长的忙碌传教生涯,在牧灵活动与日俱增的今天,似乎过分地失去活动力。同样,面对现代文化与社会问题,他们被迫重新检讨他们的生活方式与牧灵优先,而且他们越来越觉得有继续进修的需要。

  一九九○年主教会议的关切和讨论,集中在铎职圣召的增加和铎职候选人的培育,企望协助他们认知并跟随耶稣,准备接受铎职并愿度圣秩圣事生活,因而使 他们享有基督,教会的头、牧者、仆人和净配的容貌。同时,主教会议也在寻求进修的方式,供给司铎们灵修与牧灵的实际和有效的支持工具。

  同样主教会议也在寻求,在上次会议中提出的有关平信徒在教会与世界上圣召和使命问题的答案。平信徒自己要求:司铎们要致力于自己的培育,为使平信徒 们能适当地得到协助他们圆满地扮演,并共同分担教会使命的角色。实在说来,「平信徒的使徒工作越发达,越感到需要有受过好的培养的有圣德的司铎。因此天主 子民的生活本身,就已显出梵二大公会议,有关普通司祭职与公务司祭职或圣统司祭职之间关系的教导。因为在教会的奥迹中,圣统本身有公务特性(参阅:万民之 光,10)。平信徒对自己圣召的意识越深,司铎的地位也就越稳固」。(6)

  4在主教会议典型的教会经验层面上,(就是说:「在普世主教共融基础上独特的经验,加深普世教会意识,和主教们对普世教会及其使命负责的意识,在与 伯铎有感情的与实际的共融」)(7),听到了各种特殊教会的声音-而且在此次会议中,初次听到了东方教会的声音-并且加以留心。教会曾宣布她对天主满全许 诺的信仰:「我要给你们一些随我心意的牧者」(耶三,15)。他们也重申注重圣召和培育司铎的牧灵决心,警觉到教会的前途、发达和普遍的救恩,都系于此。

  在主教会议后的宗座劝谕中,我从筹备主教会议时所作的反省、努力和策划,并且也从主教会议教长们的工作中重拾教会丰厚的遗产。站在罗马主教与伯多禄 继承人的身分,我也加上我的呼声,与他们一起向每位信友,特别向每位司铎和那些从事重要而严格的培育工作者们发出我的呼吁。的确,在此劝谕中我愿同每位司 铎,无论是教区的或修会的,都同你们相会。

  引证「世界主教会议致天主子民的最后文告」的话,我把主教会议教长们的话和所表达的情感当作我自己的:「司铎弟兄们,我们愿向你们表示感激,你们在 使徒工作上是我们最重要的助手。你们的铎职攸关匪浅,无可取代。你们肩负起天天为信友服务的主要重担。你们是圣体圣事的圣职人,你们也是和好圣事中天主仁 慈的圣职人。在人们生活困难的时刻、带给他们安慰和指导的也是你们。」

  「我们珍惜你们的工作,并且再次感谢你们,鼓励你们在自愿所选的途程上,欢天喜地地继续下去。当我们作天主的工作时,无人应该灰心;召叫我们,派遣我们并与我们同在的同一天主,在我们一生之中日日相偕,我们是基督的使者」。(8) 

  第一章选自人间

  第二千年末面对司铎培育的挑战时代的司铎

  5「每一位大司祭都是从民间所选的,受委派替人执行有关天主的事务」(希五,1)。

  希伯来人书清楚地肯定了作「天主职员的人性面」:他来自人间团体,为他们服务,并效法「一位在各方面与我们相似,受过试探,只是没有罪过」(希四,15)的耶稣基督。

  天主常从特定人群与教会境遇中召选司铎,他们无可避免地受该境遇的影响;而又被委派回到那种境遇中,为基督福音服务。

  因此主教会议渴望将司铎问题「落实」在今日社会与教会准备第三个一千年的境遇中。这将在本题发展到第二部分时指出:「在现实情况下的司铎培育」。

  当然「在本质上司铎永恒不变:明日司铎,不多不少,就像今日一样,应像似基督。当耶稣在世时,于自身显出司铎的确定角色,是藉公务司祭职的建立,而 宗徒们是第一批受其委任的。铎职命定在历史中永垂不朽。谨循此意,第三个一千年的司铎,就像前两千年一样,将继续从事使教会生活活跃的工作。第三个一千年 的司铎圣召,也将是被召度基督独特而永恒的铎职生涯」(1)。同样确定的是,司铎的生活与职务也该「适应生活的每一时代和环境……因此我们在这方面应尽量 设法,向自上而来的圣神的光照开放,为能发掘当代社会倾向,辨识最深灵性需求,决定采用最重要的具体方针和牧灵方案,这样才能充分地响应人性的期 盼」(2)。 

  肩负将铎职的永恒真理与今日需求特性结合为一的重任,主教会议教长们寻求一些以下重要问题的答案:在社会文化与教会境遇中,能影响男童,青少年和青 年人,一生中被召将铎职生活方案带入成熟的正负因素是什么?我们这一时代设下了何种阻碍?而且为善尽铎职,从圣事中接受相称的恩宠和不断伴随着的灵性生 活,究竟能提供何种新的可能?

  如今提出几项主教会议教长们所分析的情况,我深深地意识到,不同国家社会文化和教会情况相差甚远,必然地限制,我们只能讨论最显明与较普遍的现象,特别是那些与教育问题和司铎培育有关之事。

  今日福音:希望与阻碍

  6有一些因素看来似乎在使今日人类更深一层地意识到人格尊严,更向宗教价值,福音和铎职开放。

  即使矛盾重重,社会逐渐地证实:人类对正义与和平的强烈渴望,对受造物应有的关怀和对大自然的尊重更加热切,更开放地寻求真理,以更大的努力维护人 类尊严,在世界许多地区,国际间的团结决心,和在自由与正义上的新秩序更趋成长。与科技所提供的不断的发展潜能,和信息交换与文化交流并驾齐驱的是:重新 鼓吹道德伦理,即意义的寻求,也就是寻求一个勾划出进步的可能和限度的价值客观标准。

  在宗教气氛和基督信仰特别的领域,意识形态的成见,以及灵性的和宗教价值信息的激烈抗拒正在崩溃;而一种新的,出人预料的福音传播的可能性,在世界 许多角落兴起,教会的生活也在复苏。这一切都在喜爱圣经上;在许多年轻教会的活跃和渐趋茁壮上;在维护与提升人类生命和人格价值更大角色的扮演上;并在欧 洲中部与东部教会殉道者们的光辉见证上;以及其它仍被逼为信仰受迫害及磨难的教会的忠贞与勇敢上显示出来。(3)

  今天,人们对天主并主动与祂有意义交往的渴望非常强烈,甚至在缺乏基督福音正常圆满传播的地方,兴起了没有天主的宗教狂热,许多派别也开始蔓延。为 教会众子女们,特别是司铎们,这些现象的增加,即使在传统基督信仰环境中,不但是我们检讨福音见证的可信性的动机,也应该是寻求天主有多深多广的讯号。

  7除了与此正面混和之其它因素之外,还有一些问题重重的负面因素。

  理性主义仍到处流行,而且侧身「科学」背后,以科学为名,使人类理性对启示和天主的超越性变得漠不关心。

  我们也应注意,拼命维护倾向自我关闭的个人主观,使人无法有真正的人际关系。其后果是许多人、特别是幼童和年轻人,寻求以各种不同方式和尖锐程度的 享乐主义或逃避责任,来弥补孤独。在成为逃避俘虏的当儿,他们在目前的情绪与感性的层面上,寻求「消费」最强与最满足人心的个人经验,无可避免地发现自己 变得不关痛痒,而当他们要面对生活计划的投入时,特别是包括属于精神和宗教层面并要投入团体决志时,他们就变得「瘫痪」无力了。  

  再者,虽然意识型态的倒下,它曾使唯物主义成为信条,以抗拒宗教为政纲,但在世界每一角落仍有实际的存在的无神主义,它认同对生命与人生终向俗化的 看法。这种人「作茧自缚,不仅把自己视为兴趣中心,并胆敢将自己提升为一切实在的原因和理由」(4)。对「心灵代用品」,物质享受供应之广,陷于无法自 拔,且又在自给自足上为物质财源所骗,他会发觉更深的孤独之感,他不再需要对天主的抗拒;他觉得没有祂也能生存。

  在此情况下,我们应特别提出来,有关家庭破裂与人类性欲的曲解。这些现象对青年教育和他们对任何宗教召唤的响应,产生相当消极的效果。再者,应提的 一点,社会不正义的恶化,财富集中少数人手中,不人道的资本主义,(5)逐渐加深富裕及贫困人们之间的差距。这样,紧张与不安介入各种生活情况,深深地搅 乱了人民及整个团体的生活。

  教会内也有些直接影响司铎生活和职务,令人担心的消极因素:例如信友中应有信仰知识的缺乏:很少有实践效果的教理;又为无孔不入,颇具说服力的大众 传播信息所窒息:神学上不正确的多元性和文化与牧灵教导,虽始于善意,但终于阻碍合一的交谈并威胁信仰的必要统一:对圣统训导权持久的不信任,几乎到了不 接受的程度;以一面倒的方式将福音丰富的信息冲淡,将信仰的宣讲和见证改变成纯人性因素和社会形态的解放,或遁入迷信和无神的宗教热狂。(6)

  一个特别重要的现象,虽是最近在许多传统上属于基督宗教的国家内,在同一地区有不同种族与不同宗教大量集中的人民,因此产生多元种族和多元宗教的社 会。这现象一方面可作有效交谈的机会,胸怀开放,关系正常,适当的包容;但另一方面也可能产生混乱及相对主义的情况,特别是在信仰尚未成熟的民族和人口 中。

  除了这些因素之外,尚有密切与个人主义增强相连的现象,即是在信仰层面上的主观主义。有不少的基督徒,由于他们主观地倾慕个人所好和符合个人经验和 习惯的一切,因而对信德道理的普遍性与客观性的感受趋于冷漠。处此情况,即使对个人良心的神圣不可侵犯的诉求,虽然诉求本身并无不妥,但危险地能形成模棱 两可。

  此种情况,给予部分和有条件的「归属教会」的现象有机可乘,其后果是对司铎新圣召的产生,和司铎自我意识并在团体中执行任务上发生消极效果。

  最后,在今天教会的许多地方,司铎的缺乏仍然造成相当严重的困扰。教友长时间自己照管,缺乏牧灵支持,其后果是基督徒成长受损,遑论成为更好的福音传播者的可能。

  年轻圣召的培育

  8我们今日的青年所体会、生活与经验社会与文化,包括教会的团体,有许多矛盾的地方和潜伏的能力,并在他们人格成长上,产生立即而又特别密集的尖锐反响。因此,在男童、青少年和青年们中间,司铎圣召的出现与发展,经常不断地受到压力并面临许多阻碍。

  所谓的「消费社会」的诱惑在年轻人中间是那么强烈,致使他们完全为个人唯物享乐主义对人生的诠释所控制和禁锢。他们所拼命追求的物质「享乐」,成为 他们一生所努力获致的理想,一种不择手段,不惜任何代价志在必得的享乐。一切谈论牺牲的话题均遭拒绝,一切有关为实践灵修及宗教价值的努力皆被唾弃。决定 一切对占有的「关注」替代了「该是什么」的首要地位,因此,个人与他人之间的价值观,不是按照给予和慷慨的推理,却按自私的占有和对他人剥削的逻辑。

  这一点特别从对性欲的看法上反映出来,按此看法,两性间的相互给与和共融服侍的尊严,贬低而为纯属消费的货品。由此而言,许多年轻人从事感情的经 验,本来应该有助于人格的和谐与喜乐的成长,开放为自我给与的行为,但却演变成严重心理和伦理上的内心转向自我,这在未来的日子一定会产生严重的后果。

  为某些年轻人,对自由的歪曲观念就是以这些倾向为基础。不但不把它视为对客观与普遍真理的服从,反而把自由当作生活本能自我麻醉剂或个人权力的阶 梯。因此,在思想或行为的层次上,很自然地可以看到伦理原则腐化的内心默认。在宗教层面上,这种情况,即使不经常导向明确的否认天主,却难免造成广泛流传 的冷漠;而在生活中,即使在最重要和最具决定性的时刻,也过得像似没有天主一样。处此情况,不仅全心响应司铎圣召是件困难的事,就是了解它的原意,视其为 「该是什么」比「该有什么」更为重要的见证上,并视生活意义,在于自由而又负责地将自我给与别人的认知上,并站在司铎的立场上,甘心情愿地完全将自己置身 于为福音和天国而效力,也很困难。

  通常说来,青年人的世界,即使在教会内,也是「问题重重」。实际上,如果在他们中间-比在成年人中更甚-存在着将基督信仰主观化,并部分地和有条件 地归属于教会的生活和使命的强烈倾向。如果为了种种原因,教会团体缓于采取行动,或未能及时给青年人勇敢的牧灵照顾和支持,他们将冒自暴自弃的危险,并任 凭心灵脆弱的摆布;对成人世界抱不满与批评的态度,因为成人无法以持久和成熟的方式度信仰生活,青年人认为成人没有可以取法的模式。

  这样我们可以看得出来,以完美而深入的基督徒和教会生活经验,供给青年人一些教导是多么困难。因此,司铎圣召的远景,与青年人每天的实际兴趣相差甚远。

  9虽然如此,在青少年与青年人心中,也有积极激发并培养新的随时应命的情况,甚至真诚的研讨伦理和灵修的价值。这一切自然会带来有利的条件,在圣召与铎品的途程上、迈向完全将自己献于基督和教会。

  首先,我们该提的是,在最近的过去,制造许多问题的某种现象已在减少,例如激烈的反抗,自由主义的倾向,理想主义的要求,和不拘形式的社会化和暴戾。

  再者,我们应该承认,今天的年轻人以他们现代典型的精力和活力,也是明日历史理想创造的前驱:自由的渴望、人格至上价值的认知、真实诚朴的需求,男女间交往关系的新观念和方式,坚决迫切地寻求一个更有正义、关心、和团结的世界,与众人交谈开放并致力于和平。

  今天许多年轻人在有效与主动的发展中、将许多不同志愿者活动指向社会最被人忘记和唾弃的人们,这种现象在这个时代所代表的是人格成长的特别重要资 源。它激发并支持年轻人度一个少关心自己,却开放自己并关心穷人的生活。此种生活方式能帮助青年人了解、渴望并且接受稳固与完全服务他人的圣召,步武司铎 完全献给天主的后尘。

  最近由于意识形态的崩溃,对成人世界,不经常提供以道德或超越价值为基础的生活见证,而有严厉地批评反对,以及那些企图藉毒品或暴力来逃避的伙伴们 的经验,相当有助于去面对较尖锐而又无法逃避的基本问题,也就是何种价值真能给予生命、痛苦和死亡的问题。为许多年轻人,对宗教问题和对灵修的需要,越来 越明朗化了。这在他们对「旷野经验」和祈祷生活的向往,恢复个人的和定期的研读天主圣言和神学上显示出来。

  年轻人既已投身于志愿的社会服务领域中,他们更积极以领袖身分在教会团体中活跃,特别藉着参加不同组织,无论是传统而已革新的或是较新成立的。他们 体验到的是藉圣神的激励引发教会从事的一项「新福传」,并且响应远离却需要基督的世界的要求。他们也同样体验到在维护并推动人权和人格尊严时,一个同个人 或民众合作的教会-这种经验使青年人的心和生活、向令人兴奋和要求很高的理想开放,而只有在跟随基督并领受铎职上,方能具体实现这一理想。

  当然不可能不顾人类和教会的这些情况,它具有强烈的正负两面特性,不仅在圣召的牧灵工作和未来司铎的培育上,而且也在关心司铎生活、职务和不断的进 修上。同时,当我们尚能查明,今日司铎在职务、灵修生活并且特别在公务司祭职性质和意义的阐释上深受影响的不同「危机」时,同样值得一提的,是以喜乐和希 望的性情,有许多新而积极的可能性,处此历史时刻,提供司铎们圆满达成任务的机会。

  福音辨识

  10以上用笼统的概念和例证,所简短描述的现今的复杂情况,不仅需要认知,而且更要阐释。惟其如此,方能充分答复这一基本问题:如何培育真正符合今日需要并能向今日世界宣传福音的司铎?(7)

  认知情况相当重要,然而只搜集资料并不足够;所需要的是「科学的」调查,以便描绘一副精确而具体的今日社会文化与教会现状的构图。

  然而阐释此种情况更为重要。此种阐释有其必要,是因为正负两面,甚至有时自相矛盾,这些现代情况的特征;混合着困难与可能,消极因素与希望的理由,阻碍与选择,就像福音中提到的田地一样,善种与恶草「同时并存」(玛十三,24)。

  从恶中理出善来,从威胁中辨认出希望的征兆,此中辨别阐释,不常是一件容易的事。在司铎的培育上,仅仅采用正面因素,抵制负面因素是不够的。正面因 素本身也需要经过缜密的辨别功夫,使它们不致成为孤立并且互相矛盾,绝对而又彼此冲突;同样,为负面因素也是一样,他们也不能囫囵吞枣,不分青红皂白,不 加分辨即抛之于外,因为其中暗含待释并重新恢复全部真理的价值。

  为信友阐释历史情况找到理解原则,并在新而独特实况中找到选择的信证,该从福音的角度着手。此一阐释,是从真实生活的福音所提供的角度和力量而完成 的工作,即靠耶稣基督并藉圣神恩宠。这样,福音从历史事件和情况中所作的分辨,不仅理出一项,记录正确,却仍让人留在冷漠被动的单纯「事件」中,然而却是 一项激发个人与团体共同自由响应的「工作」。它是一项与「召叫」联合在一起的「挑战」,天主在历史情况中发出的呼声。天主在此情况中并藉此情况,召叫信 友,首先是教会,确定「圣召和铎职的福音」,在变化多端的生活情况中表达她永恒的真理。因此梵二大公会议的话也可适用于司铎的培育:「教会历来执行其使命 的作风,是一面检讨时代局势,一面在福音神光下,替人类解释真理,并以适合各时代的方式,解答人们永久的疑问,即现世及来生的意义,和今生与来世间的关 系。因此必须认明并了解我们生活于其内的世界,以及这世界所有的期望、理想及其戏剧性的特质」。(8)

  这个福音的辨识,以对耶稣基督爱的信赖为基础,祂对教会的关心总不厌倦(参阅弗五,29)祂是全部人类历史的主、师傅、关键、中心和终极。(9)这 个辨识为圣神的光和力量所滋润,祂时时处处都在激发对信仰的服从,跟随耶稣的喜乐、勇敢和智慧之恩,此恩使人能审断一切,但不为任何人所审断(格前 二,15)。这一切都在圣父许诺中找到基础。

  这样教会觉得能面对历史新阶段的困难和挑战;无论是现在或未来,她也能供应训练有素,信心坚强并满腔热火,尽「福音新传」职务的司铎,耶稣基督和人 类大家庭的忠实与慷慨的仆人。在这方面我们并不忽视困难;它们并不少,而且十分重要。然而为了征服这些困难,我们有希望在手,也有对基督永不落空的爱的信 心,更有在教会的生活中并在此世界上、铎职必不可缺和无法替代的保证。

   

  第二章祂给我傅了油并派遣了我

    公务司祭职的本质和使命 司铎一瞥

  11「……会堂里众人的眼睛都注视着祂」(路四,20)。路加圣史所记述有关安息日纳匝肋会堂里,民众听了耶稣诠释刚读过依撒意亚先知的话,可适用 在一切基督徒身上。他们常被召,在纳匝肋的耶稣身上,认出先知们的信息决定性地实现:「祂便开始对他们说:『你们刚才听过的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路 四,21)。祂所读的那段「圣经」是「…… 上主的神临于我身上,因为祂给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贫穷人传报嘉讯,向俘虏宣告释于,向盲者宣告复明,使受压迫者获得自由,宣布上主恩慈之年」(路 四,18-19;参依六一,1-2)。如此耶稣自认是充满圣神的人,「为傅油所祝圣」,「向贫穷人传报喜讯」者。祂就是默西亚,祂是司祭,先知和国王。

  这就是基督信友用信和爱的眼光、所应注视的基督的面貌。主教会议的教长们以此「静观」为出发点并不断以之为依据,经常反省,有关在今日情况下的司铎 培育的问题。没有以上这种关于培育目标的反省,也就是有关公务司祭职,更好说是分享教会和耶稣基督的公务司祭职,这一问题就无法解决。对公务司祭职的本质 和使命的认知,乃是一重大前提,同时也是教会内培养并确认司铎圣召,以及训练被召晋升圣职者的确定指南,和发展牧灵行动的动机。

  公务司祭职的本质和使命的正确与深入的认知,是应该采取的步骤-实际上,主教会议已采取这一步骤使之从司铎身分危机中脱颖而出。在主教会议的最后的 演讲辞中我曾声明说:「这种危机发生在紧接大公会议之后。它是基于一个错误的理解-而且有时甚至是有意的偏见反抗-大公会议训导权的主张。无疑地,这也就 是那时教会所经验到那么多离职的背后理由,这些损失严重地伤害到牧灵职务和司铎圣召,特别是传教士的圣召。就像一九九○年,藉在此大厅内所听到的许多声 明,重新发掘司铎身分的圆满深度一样,尽力在这些伤心的损失的悲痛中注入稳定的希望。这些声明显示出、司铎职与基督大司祭和善牧之间相结合的、在本体上有 特殊联系的意识。此种身分是建立在为培育司铎必备的形态上,而此培育将终其一生。这也就是主教会议的明确目标(1)。

  因此,主教会议认为,就像教会信仰历经数世纪所承认的,和大公会议今天又重新呈现天主子民前的、公务司祭职的本质和使命的总结是必需的。(2)

  在又是奥迹又是共融与使命的教会内

  12「司铎的身分」主教会议教长们这样写道:「就像每一位基督徒的身分一样,肇源于天主圣三」(3),在基督内启示并通传给子民们,并在衪内,借着 圣神建立教会「就像天国的种籽和开端」(4)。「平信徒」宗座劝谕,在总结大公会议教导时表明教会为奥迹、共融和使命:「她是奥迹,因为圣父、圣子和圣神 的生命本身和爱,像礼物一样,无偿地送给每个因水和圣神而重生的人(参阅若三,5),而且被召叫度天主的共融生活,并且在历史(使命)中彰显它,把它通传 给别人」。(5)

  在教会奥迹内,由于它是天主圣三共融的奥迹,具有遣发涨力,每位基督徒的身分,特别是司铎们的特殊身分和职务都得到了启示。的确,司铎藉圣秩圣事内 的祝圣、已被圣父经由中保耶稣基督所派遣。他同基督、天主子民的首领和善牧特别貌同神合,好能藉圣神的德能和力量而生活并从事服务教会,和解救世界的工 作。(6)

  只有这样方能明了司铎身分基本的「关系的」幅度。藉那无可言喻的天主奥秘,自其深处引申而出的铎职,即自天父的慈爱,耶稣基督的恩宠和圣神融合的恩 惠,司铎藉圣事进入与主教和其它司铎们的共融(7),为了给天主的子民,亦即教会服务,并按照主的祈祷引人类归向基督:「圣父啊!求因的名,保全所 赐给我的人,使他们合而为一,正如我们一样……就如在我内,我在内,为使世界相信是派遣了我」(若十七,11,21)。

  所以,公务司祭职的本质和使命,除了藉多元、相连而又丰富的关系之外,是无法确定的。此种关系导源于天主圣三,并在教会的共融中延伸,教会是基督的 标志和工具,并在同天主和全人类的共融中延伸(8)。由此观点来说,共融的教会学成为了解司铎身分、基本尊严和他在天主子民与世界中的圣召和使命。因此, 确定司铎身分与教会之关联,虽然不占首位,却极为重要。身为奥迹,教会主要是与耶稣基督有关联。教会是祂的圆满,祂的身体和净配。教会是基督永远临在我们 中间,并代我们行动的「标志」和活的「纪念」。司铎在身为基督新而永恒盟约唯一大司祭的所从出,延续并分享祂的司祭职时,才能找到自己身分的全部真理。司 铎是耶稣基督、大司祭活生生的鲜明形象。基督的司祭职是祂在救恩史中绝对「崭新」的表达,祂是一切基督徒,特别是司铎所分享的,惟一司祭职的源头和主要典 范。这样以基督作参证,为了解司祭职的实况,是绝对必需的关键。

  与基督首领兼善牧的基本关系

     13耶稣基督在自己内启示了完美及确切的新约司祭面貌。(9)祂藉在世生活完成此举,然而特别在祂苦难、圣死与复活的中心事件中。

     正如致希伯来人书所写的,基督像我们一样是人,同时又身为天主的独生子,本质上祂就是天人之间完美的中保(希八;九)。藉助于圣神恩宠,祂赐予我们直接投向天主怀抱的管道:「天主派遣了祂儿子的圣神,到我们的心内喊说:『阿爸,父啊!』」(迦四,6;罗八,15)

     当祂自献于十字架上时,使其中保任务达到圆满地步,祂同时向我们开放,一次而永远地使我们进入天上圣所、父的家乡(希九,24-28)。与耶 稣相比,梅瑟和其它旧约中天人之间的「中保」-国王、司祭和先知只不过是「预象」,或未来美物的「影子」而已,并「非实物的真相」(希十,1)。

     耶稣是预许的善牧(则三四章),认识祂自己的羊,为他们舍命,并希望将他们集合在一起,共成一牧一栈(若十,11-16)。祂是那位「不是受 服侍,而是服侍人」而来的牧者(玛二十,28),祂在洗脚的逾越行动中(若十三,1-20)给门徒们留下了彼此服侍的模式,自愿将自己当「无罪羔羊」奉 献,且为救赎我们而牺牲(若一,36;默五,6,12)。

     藉一次决定性的十字架上的牺牲,耶稣将新而永久盟约司祭的尊严和使命、通传给所有的门徒。这样天主给以色列子民的许诺:「你们为我应成为司祭 的国家,圣洁的国民」(出十九,6)终于实现了。按照圣伯铎的说法,全体新约子民被立为「属神的殿宇」,「圣洁的司祭,以奉献因耶稣基督而中悦天主的属神 的祭品」(伯前二,5)。受过洗的人被称为「活石」,藉靠近基督「天主所精选,所尊重的活石」(伯前二,4)而建立属神的殿宇。新的司祭子民,就是教会, 不仅在基督内有其真实面貌,并且从祂那里接受、永久铎职实际本质上的分享,教会应该在其生活上与此铎职相符。

     14为了这新约普通司祭职之故,耶稣在尘世任务中,就召集了门徒们(路十,1-12)并以特具权威的命令,召选并指定了十二人「为同祂常在一起,并为派遣他们去宣讲,并且有驱魔的权柄」(谷三,14-15)。

     因此,就在祂公开传教期间(玛一六,18),特别在祂死而复活之后(玛二八;若二十;二一),耶稣向伯铎和十二位宗徒,为了未来团体和向万民 传播福音,给予全然特殊的能力。在召选他们跟随之后,就把他们留在身边,并与他们共同生活,以言行和榜样,给与他们有关救恩的教导,然后派遣他们到全人类 去。为了使他们能够达成任务,耶稣特别赐予宗徒们圣神的逾越倾注,祂从圣父那里领受的同一默西亚权能,在复活期中全部授予:「天上地下的一切权柄都交给了 我,所以你们要去使万民成为门徒,因父、及子、及圣神之名给他们授洗,教训他们遵守我所吩咐你们的一切。看哪!我同你天天在一起,直到今世的终结」(玛二 八,20)。

  如此耶稣在自己的和交给宗徒们的使命之间、建立了一个密切的关联:「谁接纳你们,就是接纳我;谁接纳我,就是接纳那派遣我来的」(玛十,40); 「听你们的就是听我;拒绝你们的,就是拒绝我;拒绝我的,就是拒绝那派遣我来的」(路十,16)。的确,在死与复活的逾越事迹观点下,第四部福音强而有力 并明确地肯定说:「就如父派遣了我,我也同样派遣你们」(若二十;二一;并参阅十三,20;十七,18)。就如耶稣的使命,直接来自天父,并使天主的权能 临于人间(玛七,29;二一,23;谷一,27;十一,28;路二十,2;二四,19),同样宗徒们也有了一个那来自耶稣的使命。就像「子不能由自己作什 么」(若五,19)同样祂的教导也不是祂自己的,而是派遗祂来者的(若七,16),于是耶稣向宗徒们说:「离了我,你们什么也不能作」(若十五,5)。所 以宗徒的使命不是他们自己的,而与耶稣共享同一的使命。这一切成为可能并非由于人类才干,却是因为基督和其圣神的「恩惠」,由于「圣事」:「你们领受圣神 罢!你们赦免谁的罪,就给谁赦免;你们存留谁的,就给谁存留」(若二十,22-23)。这样宗徒们绝不是因自己的特殊功劳,而祇靠无偿分享基督的恩宠,代 表全人类,经过历史全程,直到世界终结,延续耶稣的同一使命。

  这一使命的本然和成效的标志与前提,是宗徒与耶稣,并在祂内,彼此之间并与圣父合成一体,就像主的司铎祷词一样,总结祂的使命,并为之作证(若一七,20-23)。

  15在宗徒那一方面,他们为主所派,渐渐实现他们的使命,藉不同但相辅相成方式,召选主教,司铎和执事,以满全复活的耶稣、在每一世代派遣使徒往训万民的命今。

  新约著作一致强调,同一基督的圣神,引荐这些选自民间又派往民间尽职的人们。藉覆手(宗六,6;弟前四,14;五,22;弟后一,6)通传圣神恩宠,使徒们被召充满德能,继续施行和好,牧放并教导天主羊群的职务(宗二十,28;伯前五,2)。

  因此,司铎被召选是为延续基督、惟一大司祭的临在,落实其生活方式,在交给他们照管的羊群中使基督现身。我们发觉这在伯多禄前书中有清晰精确的说 明:「所以我这同为长老的,为基督苦难作证的,以及同享那将要显示的光荣的人,劝勉你们中间的众长老:你们务要牧放托付给你们的羊群:尽监督之职,不是出 于不得已,而是出于甘心,随天主的圣意;也不是出于贪卑鄙的利益,而是出于情愿;不是做托你们照管者的主宰,而是做羊群的模范:这样当总司出现时,你们必 要领受那不朽的荣冠」(伯前五,1-4)。

  司铎在教会内并替教会、以圣事性的方式代表耶稣,祂是首领也是牧人,对祂的圣言作权威性地宣讲,重复祂赦免及提供救恩之举,特别在圣洗、忏悔与圣体 圣事中,显示基督爱的关怀,到完全为羊群自我牺牲的顶点,他们使羊群共融团结,借着基督在圣神内走向天父。总之,司铎向人间宣讲福音而生存和行动,并因基 督首领与牧人之名并代祂建立教会(10)。

  这是被祝圣的圣职人员、普通而正常分享基督惟一铎职的方式。藉圣秩圣事的傅油,圣神以新而特殊的方式,使他们具有耶稣基督、首领和牧人的像貌;祂以牧民之爱培育并坚强他们;并使他们在教会内扮演权威的角色,做受过洗者的基督圆满的生活,和向万民宣传福音的仆役。

  从天主圣言中展现有关司铎的真理,也就是从耶稣自己和祂建立教会的计划中,犹如在祝圣圣油弥撤的颂谢词中,以欢悦感恩之心所宣称的:「藉圣神的傅 油立的惟一圣子、为新而永久之盟约的大司祭;并以奥妙的措施、使祂的惟一司祭职、在教会内历久不衰。因为基督把祂王者的司祭职、赐给了祂救赎的全体子 民;又以兄弟的真情选拔了某些人,透过覆手分担祂的司祭圣职。他应以基督的名义,重行祂救赎人类的祭献,给的子民们摆设逾越圣筵。他们应以爱心领导的 子民,藉圣道供给他们食粮,藉圣事带给他们力量。他们应努力效法基督,为事奉、并为拯救弟兄而献出生命,藉信德与爱德勇敢为作证」。

  服务教会与世界

  16司铎的基本关系是在于他与基督、首领和牧人之间。的确,司铎以特殊权威性方式,分享基督的「祝圣/傅油」,与「使命」(参阅路 四,18-19)。然而与此关系紧紧相连的,是司铎与教会之间的关系。问题并不是同在一个屋檐下的那种「关系」,而是内心的共融和相与临在。司铎与教会间 的关系,是铭刻在司铎与基督之间所能有的关系上。这样「圣事性的代表」基督,成为司铎与教会间关系的基础和启示。

  在此意义下,主教会议的教长们写道:「从他代表基督、教会的首领、牧人和净配这方面来说,司铎的地位不仅被安置于教会内,而且是在教会的前端。司祭 职配合天主圣言和他们所分施的圣事记号,属于教会的组成要素。司铎的职务完全是代表教会:它的目标是促进全体天主子民共同司祭职的执行:他不仅被祝圣为地 方教会的司铎,同时也是为普世教会(「司铎法令」10),与主教共融,同伯多禄联合并属伯多禄权下的司铎。经由主教的司祭职,属二级司祭职的司铎被编入教 会使徒架构。这样一来,司铎们就像宗徒们一样,做基督的使者(格后五,20)。这是每位司铎传教士特征的基础」(11)

  因此,晋秩的圣职是与教会一同兴起,并在主教和与其共融的司铎们,与宗徒原始职务有一种特殊的关系,即使后者所领受铎职的形态与前者稍有不同,但他们实际却继承这种职务。

  所以晋秩的圣职不应自以为存在于教会之前,因为他的存在完全是为服务教会。更不应该把它看成始于教会团体之后,好像认为没有铎职教会可以建立似的。

  司铎与基督,并在基督内与教会之间的关系,在司铎本质内,即藉圣事的祝圣/傅油,及各种活动中,即其使命和职务中都能找到。特别的「公职司铎」身为 基督忠仆,临在于奥秘、共融与使命的教会内。藉分享基督的「傅油」和「使命」,司铎能在教会内继续基督的祈祷、证道、牺牲和救赎行动。因此司铎是「奥迹」 教会的仆役,因为他促使复活的基督、临在于教会内的圣事标记中。他是「共融」教会的仆役,因为他与主教和司祭团密切联合,建立一个不同圣召、神恩和服务的 教会团体。最后,司铎是「使命」教会的仆役:因为他使教会团体成为福音的先驱与见证(12)。

  这样,由于他的本质与圣事性的使命,司铎在教会的结构中,被视为是复活的基督赐与教会的恩宠,绝对优先和无偿的标记。借着公务司祭职,教会在信仰中 意识到她的存在并非由自己而来,却在圣神内来自基督。宗徒与他们的继承人们,在执行来自基督、首领与牧人的职权时,连同他们的职务,被置于教会的最前端, 成为教会与世界之前,基督自己有形可见的延续和圣事的记号,万古常新的救恩之源,祂「是其身体教会的头,又是这身体的救主」。(弗五,23)

  17晋秩的圣职,由其本质只能藉圣事性的分享司祭圣秩并与基督联合,同时也只有在圣统中、与其本主教共融的情况下方能实现。晋秩圣职具有根本的「团 体形态」,因此祇能在「集体工作下」实现(13)。梵二大公会议用颇长的篇幅,讨论司铎本质上这种团体性(14),对司铎与其本主教、和其它司铎,与平信 徒之间的关系,曾作过一系列的考虑。

  为了关注普世教会与地方教会起见,司铎的职务与主教的职务之间的关系,主要是共融、认真与必需的合作,为服务教会,司铎与主教形成一个司祭团。

  每一教区或修会司铎,以圣秩圣事为基准,藉使徒性爱德、职务和情谊的特殊关系,都在司祭团中彼此合为一体。实质上,无论教区或修会所有司铎,都分享 基督首领和牧人同一的司祭职:「他们为同一的理想而工作,也就是说,为建立基督妙体而工作,这就需要多方面的功能和新的适应,特别在今天这个时 代」(15)。而且几世纪来,这一工作为万古常新的神恩所滋润。

  最后,因为他们在教会内所扮演的角色,和所从事的工作并不取代,却推动全体天主子民因圣洗所赋与的司祭职,为带领平信徒的司祭职达到教会所要求的圆 满境界,司铎对平信徒来说,确有积极与辅助的作用。司铎是为平信徒的信、望、爱的生活而服务。司铎以手足与友爱的情怀,珍惜并鼓励平信徒身为天主儿女的尊 严,并协助他们圆满的执行,他们在全教会使命的观点下,所有的特别角色(16)。由圣秩圣事,所赋与的公务司祭职,与普通或「王者」司祭职,二者在本质上 也在程度上不尽相同(17),但互相关联,因为各自以不同的方式导源于基督同一的司祭职。实在说来,公务司祭职以其本身来说,并不意谓比平信徒的,普通司 祭职的圣德更高;藉公务司祭职,基督在圣神内赐给司铎一个特殊的恩宠,使他们能够协助天主子民,忠实而圆满地执行他们所接受的普通司祭职。(18)

  18大公会议指出:「司铎们在领受圣秩时所得的神恩,不只准备他们去实行一种限定的狭小使命,而是广大普遍的救人使命,『直达地极』(宗一,8), 因为所有司铎职务,都是参与基督托付给宗徒们的普遍使命。」(19)因此,由于他们职务的本质,应该为具有深度的福传精神所浸润和鼓舞,而且「又应以真正 的公教精神,习惯放宽眼界,超越自己的教区、国家、或礼仪界线之外,以满全整个教会的需求,并应具备到处宣传福音的精神」(20)。

  再者,正确地说,因为在教会生活内,司铎应该是一个共融的人,他与大众之间的关系该是一个有使命和沟通之人。根深蒂固于基督的真理与爱心,并为宣布 基督救恩之命令与愿望所驱使,司铎被召在友爱、服务与普遍追寻真理、并关怀正义与推进和平的各种关系中作证。此种情况在与其它教会和教派间更形重要;但也 延展到其它宗教信徒、善男信女、特别是那些贫穷无依无依无靠的人、那些对基督救赎真理毫无所知或无法表达、但抱渴望之心的人们,按照基督的话:「健康的人 不需要医生,而是有病的人才需要;我不是来召义人,而是来召罪人」(谷二,17)。

  特别是今天,福音新传的急迫工作在召唤全体天主子民的参与,并对福音的宣讲与作证,需要新的热火,方法和表达方式。此项工作要求司铎们、彻底沉浸在 基督的奥秘之中,并能具体表达牧灵生活的新方式,具备与教宗、主教和其它司铎密切共融的标志,与平信徒合作的效果,经常尊重并培养教会内所有的不同角色、 神恩和职务(21)。

  「我们刚才听过的这段圣经,今天应验了」(路四,21)。让我们再听一次耶稣的这些与公务司祭职有关,并且我们已阐述过它的本质和使命的话。耶稣所 谓的「今天」实属并界定「时日的满全」,圆满和决定性救恩的时刻,指的就是教会的时刻。基督的祝圣与使命:「上主的神……。给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贫穷人传 报喜讯……」(路四,18),像活树枝一样,由其发出教会的祝圣和使命的嫩芽,也就是基督「充满一切者的圆满」(弗一,23)。在重生圣洗圣事中,上主的 神倾注在每位信友身上,将他们祝圣为属神的殿宇、圣洁的司祭,派遣他们去宣扬那由黑暗中召叫他们、进入他奇妙之光者的荣耀(伯前二,4-10)。「司铎以 特具权威的方式,分享基督的祝圣和使命」,藉圣秩圣事与其功效,他取得基督、首领和牧人的容貌,并因基督的名和代表祂分担「向贫穷人宣传福音」的使命。

  世界主教会议的教长们,在最后的文告中简明扼要地总结「真理」,更好说是公务司祭职的「奥秘」或「恩宠」时说:「我们最后从天父的爱中取得身分,转 眼注视圣子、父所派遣的大司祭与善牧。靠圣神的德能,我们圣事性地在公务司祭职上与基督结合。我们的司祭生活与行动,延续基督的生活与行动。我们的身分、 真正的地位、我们的喜乐之源、就连我们的生命之根尽在于此」(22)。

    

  第三章上主的神在我身上

  司铎的灵修生活 成圣的「特殊」圣召

  19「上主的神临于我身上」(路四,18)圣神不仅「临于」默西亚身上,而且「充满」了祂,渗透全身各处、触及祂所是与所为的极深处。的确,圣神是 默西亚「献身」和「使命」的根本,「因为祂给我傅了油,派遣我向贫穷人传喜讯。」(参阅路四,18)借着圣神,耶稣完全属于召叫、选择、派遣祂的天主。主 的圣神这样显示我们,祂是我们的圣德与成圣圣召的根源。

  这同一「上主之神」是「在」全体天主子民身上,他们形成了「献身」于天主并由天主派遣宣报救恩喜讯的民族。这些天主子民都受圣神的陶醉,加上印号(参阅格前十二,13;格后一,21及以下;厄一,13;四,30)并被召成圣。

  特别地,圣神给我们启示且通传了基本召唤,那是天父从永恒对每一个人提出的:「在他面前,成为圣洁无瑕疵的;又由于爱,预定了我们藉耶稣基督获得他 义子的名分」(参阅厄一,4-5)。不但这样,借着给我们召唤的启示与通传,圣神在我们内成了圆满的根基和泉源。祂,圣子的圣神(参阅迦四,5)使我们肖 似耶稣基督,使我们分享祂圣子的生活,就是分享爱圣父和兄弟姊妹的生活。「如果我们因圣神而生活,就应随从圣神引导而行事。」(迦五,25)借着这些话, 保禄宗徒提醒我们基督徒的生活是「属灵的」生活,就是一种由圣神所引领并给予生命活力,朝向圣洁或完美爱德的生活。

  梵蒂冈大公会议所强调的:「任何地位或行业的基督徒,都被召达到基督徒生活的圆满和爱德的成全,」(1)特别贴切到司铎身上。他们被召不仅是因为领过洗,而且特别因为他们是司铎,也就说,他们的圣召以一种新而特殊的方式,来自圣秩圣事所赋与他们的新名衔。

  20大公会议有关司铎生活和使命的法令,给予我们特别丰富且激发思想的,司铎「灵修生活」的总汇,以及成为「圣人」的礼物和责任:「司铎因圣秩圣事 与基督司祭相似,作为基督元首的职责、主教圣秩的合作者、以建树基督整个身体-教会。固然,司铎一如其它所有信徒,经过洗礼的祝圣,已经接受了伟大召叫与 恩宠的记号与礼物,即使在人性弱点之下,仍能够,而且应该追求成全,犹如主所说的:『所以你们应当是成全的,如同你们的天父是成全的一样』(玛 五,48)。然而,司铎更应以特殊方式达到成全地步,因为他们在晋铎时,以一种新的方式将自已奉献给天主。成了基督永恒司祭的活工具,以便在今世他们能够 以天上的德能完成重整全人类的奇妙工程。因此,每位司铎既然都以自己的方式,代表基督自己,是以特殊的恩宠也就赐给了他。藉此恩宠他在为所属民众及整个天 主子民服务时,即能更有效地步向他所代表的基督的成全,同时也能以基督的圣德,来医治自己人性的弱点,因为基督成了我们的大司祭,『他是圣善的、无辜的、 无玷的、别于罪人的』(希七,26)」(2)。

  大公会议首先「肯定」成圣的「普遍」圣召,这是源于圣洗圣事的,这显示司铎也是「教友」的一份子,是「兄弟中的兄弟」,是天主子民的一份子,喜乐地 分享救赎的恩宠,(参阅弗四,4-6)并分担-依照圣神,跟随师傅和主的足迹的共同责任。我们回忆起圣奥斯定的名言:「为你们我是主教,和你们一起我是基 督徒,前者的头衔是由于我从事的工作,后者是由于恩宠;前者预示危险,后者预示救恩」(3)。

  该段文字也同样清楚地谈到成圣的「特殊」圣召,或更精确地说就是基于圣秩圣事,这是特别为司铎的,经由晋铎礼包含了新的祝圣。根据「为你们我是主 教,和你们一起我是基督徒」,圣奥斯定指出特殊圣召,他说:「为我来说,和你们一起被救,比当你们的领袖喜乐更大。按照主的命令,我将尽量奉献我的能力为 你们服务,而不至于对拯救我的基督露出忘恩负义的一面,祂以此代价使我与你们同为仆人」(4)。

  大公会议文献继续指出构成司铎神修生活「特质」的必要因素,那就是和司铎的「祝圣」有关的因素,祝圣使司铎肖似教会的头和牧人基督,负有独特的「使 命」或职务,使司祭成为「永恒大司祭基督活生生的工具」,而且用「基督自己的名义并代表祂」行事。以其整个的「生命」,被邀以基本的方式彰显「福音的彻底 性」并为之做证(5)。

  肖似基督,头和牧人,及其牧灵仁爱

  21借着圣事的祝圣,司铎已肖似教会的头和牧者耶稣基督,并持有「属灵的权力」,即分享耶稣基督藉圣神引导教会的权威(6)。

  在圣秩圣事中,借着祝圣礼带来的圣神倾注,标示出司铎的灵修生活,受耶稣基督,教会的头和牧者独特的想法与作法所塑造并赋予特色,而这一切又都汇集在祂的牧灵仁爱之中。

  耶稣基督是祂的教会,也就是祂身体的「头」。祂之所以为「头」是根据祂为「仆人」的新而独特的意义而言,照祂自己的话说:「人子不是来受服事,而是 来服事人,并交出自己的性命,为大众作赎价」(谷十,45)。耶稣的服务,当祂死于十字架上时,达到了最完美的表现,那也就是在谦逊和仁爱之中,将自我完 全交出。「…却使自己空虚,取了奴仆的形体,与人相似,形状也一见如人;他贬抑自己,听命至死,且死在十字架上…」(斐二,7-8)。耶稣基督身为头的权 威,同祂的服务、祂的禀赋、祂的全部,祂代替教会谦和仁爱的奉献,完全吻合。祂所做的一切是对父圆满的服从;祂真是那位受苦的天主的仆人,是司祭也是牺 牲。

  也正因此权威的形态,也就是献给教会的服务,使每位司铎的属灵存在,完全有了生命并活跃起来,同样也因肖似耶稣基督,教会的头与仆人的须求而完成 (7)。圣奥斯定在一位主教受祝圣的日子提醒他说:「使众人领袖者首先当了解他是大家的仆人,他不该鄙视成为大家的仆人,我再说一次,他不该不屑当大家的 仆人,因为万主之主并没有鄙视做我们的仆人」(8)。

  所以新约圣职人员的神修生活,该有这种为天主子民服务的基本态度(参玛廿,24;谷十 ,43~44),而免于「做托管者主宰」的渴望。司铎要心甘情愿地按天主的意思来服务,这样司铎身为圣职人员是团体的「长老」,将会是羊群的模范,而这些 羊群被召展示这种同样司祭服务世界的态度,好给人类带来圆满的生活和完全的解放。

  22耶稣基督身为教会,即羊群牧者的像貌,以新且更能唤起意义的措辞,接受并表现耶稣基督是头和仆人一样的内涵。这实现了圣咏作者和厄则克耳先知对 默西亚的先知性的预言(参阅咏二十二-二十三;则三四,11和以下)基督不只是以色列人的而且是全人类(参阅若十,16)的善牧(若十,11,14),他 整个生命不断彰显他的「牧灵爱德」,而且每天实行这种牧灵爱德。他对困苦流离的群众动了怜悯的心,因他们像无牧人的羊群(参阅玛九,35-36)。他在寻 找迷失的羊(参玛十八,12~14),高兴地庆祝他们的回头。他领他们到青翠的草场和幽静的水旁(参阅咏二十二-二十三)而且为他们铺设了餐桌,用自己的 生命来滋养他们,善牧藉他自己的死亡和复活奉献生命,就像教会在罗马礼中所唱的:「善牧复活了,为他的羊群舍生、为他的人而死的那位复活了,阿肋路 亚!」(9)。

  伯多禄前书的作者称耶稣是「总司牧」(伯前五,4),由于他的工作和使命透过宗徒(参阅若二十一,15-17)和他们的继承人(伯前五,1)及司铎在教会中继续着,借着祝圣,司铎肖似善牧耶稣,并被召叫相似并活出他的牧灵爱德。

  基督对教会的自我给予,他爱的果实,是用新郎为新娘的奉献来描述,像圣经所常提示的。耶稣是真的新郎,给教会提供了救恩的酒(若二,11)。他是 「他的身体-教会的头,也是教会的救援。」(弗五,23)「他爱教会,为她而舍生,以水洗,藉这语来洁净她,圣化她,好使她在自己面前呈现为一个光耀的教 会,没有瑕疵,没有皱纹,或其它类似的缺点,而使她成为圣洁而没有污点的」(弗五,25-27)。教会确实是基督,元首临在和活动的身体,但她也像由十字 架上救主敞开的心胸所从出的新厄娃。

  因此基督站在教会之前,「培养、抚育她」(弗五,29),给她自己的生命。司铎被召叫成为耶稣基督教会的净配活生生的形象(10)。当然,和其它兄 弟姊妹一起,他常是信仰团体的一份子,受圣神的召唤,但由于他肖似领袖善牧的基督,司铎对团体来说,是配偶关系。「由于他代表基督教会的头、牧人和净配, 司铎不只在教会内而且是在前端」(11)。因此。在他的灵修生活上,他是被召叫活出基督对他的新娘、教会配偶的爱。所以司铎生活需散发配偶的特性,要求他 能为基督配偶的爱做见证,这样才能以新而大方、不自私的心,同时怀有「天主的妒爱」(参阅格后十一,2)及忠诚恒常的奉献,甚至怀有产痛的爱去爱人民, 「直到基督在教友中形成为止」(迦四,19)。

  23使司铎肖似基督领袖牧人并导引他灵修生活的内在原则和力量是「牧灵爱德」,分享基督本人的牧人爱德,也是圣神白白赐与的,为司铎也像一份工作和要求以白白奉献来答复的召唤。

  牧灵爱德的基本内涵,是自我给予,效法基督把自我献给教会,「牧灵爱德」效法基督自我给予和服务的德能。不只是我们所做的,而是我们的自我给予,显示基督对他羊群的爱。牧灵爱德决定我们思想和行为的方式,和别人的关系。对我们有特别的要求」(12)。

  牧灵爱德的泉源与综合,自我给予是指向教会的。像基督「爱了教会并为她舍弃了自己」(弗五,25),为司铎也该是这样。牧灵爱德使司铎职务的履行成为「爱的职务」(13)。

  司铎接受这职务的召叫,做了爱的抉择,使得教会和众灵魂成了他的首要兴趣,由于这具体的灵修,司铎能够爱普世教会和托付给他的教会,以丈夫爱妻子的 爱去爱(14)。自我给予是无限的,是来自善牧基督的使徒和传教士的心火,他说:「我还有别的羊,不属于这一栈,我也要把他们领来,他们要听我的声音,所 以这样将只有一个羊栈,一个牧人」(若十,16)。

  在教会团体中,司铎的牧灵爱德特别要与主教团结一起,并与司祭团有特殊的人际关系,像大公会议所说的「牧灵爱德要求司铎们的工作常在与主教及其它司铎兄弟们共融之下进行,否则徒劳无功」(15)。

  对教会的自我给予是关心教会,她是基督的新娘与身体,这样,司铎爱德的首要参考点就是基督自己了。只有在爱并服务基督元首和配偶,爱德才能成为司铎 爱基督的身体和妻子教会,并为她服务的泉源、标准、尺度和冲击。保禄宗徒清楚了解这一点,他在给格林多教会的信上说:「我们因耶稣的缘故做了你们的奴 仆」(格后四,5)。总之,这是耶稣基督在三次肯定伯多禄的爱后,托给伯多禄有关牧养羊群的明显教导。的确只有当伯多禄表达了更优先的爱:「祂第三次对他 说:『西满,若望的儿子,你爱我吗?』伯多禄回答祂说:『主啊!什么你都知道,你知道我爱你。』」然后,耶稣对他说:「你喂养我的羊群」(若二十 一,17)。

  牧灵爱德在圣秩圣事中有特殊的泉源,在感恩礼中有完整的表达和高度的滋养,像大公会议所说的:「此牧灵的爱德主要导源于感恩祭,也是司铎生活的中心 和根源,在祭台上所作的,也要努力贴合于司铎身上。」(16)的确,感恩礼重演十字架上的牺牲,它是基督给教会的完整礼物,祂奉献身体倾流热血,做为祂是 教会领袖、牧者、仆人和净配的主要见证。正因如此,司铎的牧灵爱德不只是源自感恩礼,而且在举行感恩礼时有最高度的实现,同样司铎也是感恩礼中,领受和使 他整个生命有「牺牲」幅度的恩宠和义务。

  此牧灵爱德也是整合司铎的许多不同活动的内在动力。由于牧灵爱德,司铎内在生活与外在活动统一,以及职务的义务等主要需求得以完成。特别是在此社会 文化、教会环境等复杂,支离破碎中更是迫切,司铎唯有时时刻刻将每一行动向基本抉择而能「为羊群献出生命」,才能保证这种合一,它是保持和谐与灵修平衡是 基本而不可缺的。大公会议提醒我们说:「司铎与基督结合在一起,去体认天父的旨意,去为托付给自己的羊群献身,必然获致生活协调。司铎们这样作基督善牧的 替身,就会在这牧灵爱德的执行中,找到司铎成全的关键,获致生活及行动的协调」(17)。

  实行职务中的神修生活

  24主的神为基督傅了油,并派遣他传福音(参阅路四,18)。司铎的使命不是与他的祝圣不相干或是并列,而是代表着内在真正的目的:祝圣是为命,这 样说来,不只是祝圣,连使命也在圣神和祂圣化能力的影响下。这在耶稣的生活是如此,宗徒和其继承者的生活也是如此。为全教会和司铎的生活亦然:司铎接受了 圣神为恩惠并被召成圣(18)。

  所以,在司铎的灵修生活与执行职务之间有密切的关系(19),大公会议用以下方式表达此关系:「他们在执行属神的和正义的职务时,只要他们顺服给予 他生命和领导的基督的圣神,他们的灵修生活就得稳定。因为借着他们每天的神圣工作,以及他们和主教及其它司铎在共融中所进行的全部职务,就足以使他们走向 完美的生活。司铎的圣德本身,非常有助于有效地执行司铎职务」(20)。

  「你要活出交付在你手中的奥迹!」这是在晋铎礼中,当天主子民感恩祭所需祭品放在司铎手中时,教会给司铎的邀请和劝言。司铎是此「奥迹」的「服务 员」(参格前四,1),此奥迹确是耶稣基督自己,祂在圣神内是圣德,也是被召成圣的泉源。此「奥迹」在司铎生活中寻求表达。为此,必须更有警觉和意识。此 外,晋铎礼提出以下的劝勉:「你要认清你将从事的工作」。保禄也是这样劝勉弟茂德的:「不要疏忽你心内的神恩」(弟前四,14;参弟后一6)。司铎的灵修 生活和执行职务之间的关系,也可以根据圣秩圣事所赋于的牧灵爱德来解释。司铎职务,正是因为是分享元首和牧人耶稣基督的救世职务,不能不表达出或是生活出 牧灵爱德。因为牧灵爱德是他服务及自我奉献的精神和源泉。依客观事实来说,司铎的职务根据以上圣奥斯定的话是「爱的服务」。此客观事实本身,要求有相对的 「特质」(Ethos),也就是爱的生活,犹如圣奥斯定亲自所指出的「牧守主的羊群该是爱的职务」(21)。此「特质」以及作为灵修生活的结果,非他,而 是有意识而自由地-即人的思想和心情,决定和行动-服膺以「爱的职务」为司铎职务的「真理」。

  25经由履行职务而成长的灵修生活,基本上,司铎应不断的革新及加深他由于圣秩圣事身为基督、教会的领袖与牧者的圣职人的意识。这意识不只是按着司 铎为教会和人类所执行的使命的本质,而且也提供执行使命的司铎灵修生活的焦点。的确,为基督司铎所拣选不是如「对象」,而是「人」,换句话说,司铎不是被 动而死气沉沉的,而是「活生生的工具」。就如大公会议于提到追求成全的责任所说的(22)。大公会议也说司铎「是唯一圣者及圣化者天主的同伴和助 手」(23)。

  这样司铎执行其职务,深深使他自己成为有意识的、自由的和负责的人。他在圣秩圣事中,由于祝圣和与基督肖似而确立的与耶稣的关系,使司铎提升并要求 从他的「意向」有更深的关系,即有意识的并自由的选择教会所想要他做的职务。此关系本质愈广愈深愈好,影响一个人的想法、感觉和生活:换言之,产生一系列 的伦理的和属灵的「气质」,附合司铎所作的圣职行为。

  无疑地,执行司铎职,特别是在行圣事时,从基督自己的行为接受救恩效果,祂在圣事中临在。可是为了强调使人「得救」而又是「救主」-常是并唯有在基 督内-的救恩的无偿本质,天主的计划安排了执行圣职的效果,也因为人的领受和参与的多寡而定(24)。尤其是圣职人员圣德的高低,对宣讲圣言、举行圣事及 以爱领导团体,有实质的后果。此点大公会议说得很清楚:「司铎的圣德足以使他们极有效地执行其职务。因为天主的圣宠,固然也可以藉不称职的圣职人,实行救 恩的工作,但是通常天主更愿经由那些顺从圣神推动和领导的人,为了他们与基督的亲密结合及圣善的生活,来彰显祂的奇妙事工,使他们可与圣保禄一样说:我生 活已不是我生活,而是基督在我内生活(迦二,20)」(25)。

  意识到自己是耶稣基督、元首和善牧的圣职人,也使人以感恩和喜乐感到自己从耶稣基督,领受了特殊的恩宠和宝藏:自由地为主所拣选的恩宠,成为救恩工 作的「活工具」。这一选择为司铎来说,是为耶稣的爱作证。此爱与其它的爱一样,更要求响应。在祂复活后,耶稣问伯多禄爱的基本的问题:「西满,若望之子, 你比别人更爱我吗?」接着伯多禄的回答,耶稣把「喂养我的羔羊」(若廿一,15)的使命,托付给伯多禄。耶稣首先问伯多禄爱不爱祂,使能将祂的羊群托付给 他。事实上是耶稣自己的爱,自由而自发的,向铁多禄提出了问题,并将「祂的」羊托给伯多禄。因此,每一件圣职行为,凡是导向爱和服务教会的,烧热起对耶稣 基督、教会的善牧及净配,更大的爱和服务,此爱常是回应在基督内的天主的自由而又自发的爱。在耶稣基督爱内的成长,也界定对教会的爱的成长:「我们是你们 的牧人,与你们一起我们得到料草。愿主给我们爱你们的力量,直到为你们而死,无论是实在的或是愿望的死」(26)。

     26由于梵二大公会议具有见识的训导(27),我们能领悟司铎的灵修生活和执行他圣道、圣事及牧灵爱德三重职务之间,密切关联的条件与要求,表达与果实。

  司铎首先是「天主圣言的圣职人」。他被祝圣并被派向众人宣报天国的福音,召唤每一个人服从信德,并引领信者更认识在基督内启示并通传给我们的天主的 奥迹,并在其内共融。因此,司铎本身首先应该非常熟悉天主的圣言。对圣经的语义或释义的知识虽是必要,但是不够。他需要以顺服及祈祷的心接近圣言,使圣言 渗透他的思想和感受,使他气象一新-有基督的心意(格前二,16)-使他的言语和选择以及态度,成了福音的反省、宣报及见证。唯有当他「停留在」圣道中, 司铎才能成为主的完美弟子。唯有如此,他才认识真理,而真正自由,克服一切与福音相背的环境(参若八,31~32)。司铎应该成为圣言的第一个「信从 者」,同时完全意识到他职务的话不是「他的」,而是那派遣他者的话。他不是唯一持有圣言者;因此他负天主子民的债。就是因为他能而且做福传,司铎犹如教会 其它成员,应该不断意识到他一直需要福传(28)。他以「圣职人」身分宣报圣言,分享基督和教会的先知权威。结果是,为使他自己拥有并向信友保证,他是完 整地传布福音,司铎被召对教会活的传承和训导,发展一种特有的感性、爱及顺服。传承和训导与圣言并非不相干的,而是用来对圣言有正确的解释,并保持其真正 的意义(29)。

  尤其是在举行圣事和每日颂祷时,司铎应该使他在执行职务和灵修生活之间,有深切的合一。交于教会的圣宠恩惠,成了成圣的原则及成圣的圣召。为司铎也 是一样,他的职务及灵修生活的真正中心是圣体圣事,因为在圣体内包含有「教会的全部精神财富,就是基督自己,祂是我们的逾越和生命的食粮,以祂藉圣神而有 生命并给予生命的肉体,赐给人们生命的食粮。如此祂邀请并引导人们,把他们自己和他们的工作和一切造物,与基督一起奉献」(30)。

  司铎的灵修生活,从不同的圣事和每件圣事的特有恩宠,领受某些特色。当他举行圣事并经验圣事时,他为每件圣事的不同特征和要求,所建立和塑造。

  我特别提出忏悔圣事,司铎是此圣事的施行者,但也该是它的受惠人,成为天主对罪人慈爱的见证。再次我提出我在「和好与忏悔」劝谕中所写的:「司铎的 灵修和牧灵生活,像其它的平信徒和修会的兄弟姊妹一样,为了它的质量与热诚,是靠个人频繁和细心的领受忏悔圣事。司铎的举行感恩祭和施行其它圣事,他的牧 灵心火,他与信友关系,与其它司铎的共融,与其主教的合作,他的祈祷生活,一言以蔽之,他整个司铎的存在,会遭受无情的衰退,假如由于疏忽或是其它理由, 不时常以信德和虔诚领受忏悔圣事。假如一个司铎不再去告解,或适当地告自己的罪,他司铎的生命和和行动很快会受影响,也会为他身为牧人的团体所发 觉」(31)。

  最后,司铎要以鼓励并领导教会团体,即以「集合天主的家庭,即有合一精神的兄弟团体,并领导它,在基督内经由圣神而走向天父」(32),在他的生活 中表达耶稣基督,教会的元首和司祭的权威和服务。此治理职务代表一种非常微妙和复杂的义务,它除了关心不同的人和他们的圣召外,也包括能协调圣神在团体内 所启发的一切恩宠和特恩,加以分辨并使它们为了建设教会,在不断与主教联合下加以妥善应用。此职务要求司铎有强烈的灵修生活,充满一个「当主席」和「领 导」一个团体,一个「长者」的素养和德行:例如忠信、正直、坚实、智慧、热诚精神、友好、心地善良、对主要的事坚定、不太主观、个人廉洁、忍耐、对日常工 作热心、深信默默工作的价值,犹如在诚朴的和贫穷的人身上显示的(参铎一,7~8)。

  司铎生活与福音的彻底

  27「上主的神临于我身上」(路四,18)。圣神在圣秩圣事中,倾注圣德的泉源和成圣的圣召。这不仅是因为它使司铎肖似基督、教会元首和牧人,托付 他以基督之名并代表基督,负起先知、司祭和王者的使命,也是因为它启发并生动他的日常生存,以恩惠和要求,德行和心火即牧灵爱德使之富裕。此爱德是将包含 在福音中的价值和德行综合,也是支持这些价值发展至基督的圆满程度的力量(33)。

  为所有的基督徒,无人例外,福音的彻底性代表一种基本的、无法抗拒的要求,基督要我们追随并效法祂,靠着圣神所赋给的与基督的亲密共融生活(参玛 八,18;十,37;谷八,34~38;十,17~21;路九,57等)。此同一要求再次向司铎们提出,不但是因为他们「在」教会内,也是因为他们在教会 的「前线」,他们肖似元首和牧人基督,装备了也投身于晋秩的圣职,并为牧灵爱德所启发。在福音的彻底性中并作为它的显示,人能找到许多盛开的德行和伦理的 要求,这一切为了司铎的牧灵和灵修生活、信德、谦逊和与天主的奥迹有关的慈爱和智慧,都是有决定性的。福音的彻底性最突显的表达,是耶稣在山中圣训所提出 的不同的「福音劝谕」(参玛五-七章),而其中密切有关的服从、贞洁和贫穷的劝谕(34)。司铎被召度此劝谕,依照那些出自他本人司铎身分及能表达其身分 的方法,尤其是那些目标和基本意义。

  28「为司铎职最要紧的德行中,应该提到那心灵的态度,即常准备随从派遣他们者的旨意,而不是自己的旨意(参若四,34;五,30;六,38)」(35)。是在司铎的灵修生活中,此类服从有某些特征。

  首先,服从是「使徒性的」,意思是说在教会圣统的结构下,认知、爱并服务教会。的确,除非与罗马教宗及主教团,尤其是与本人的教区主教共融,是不可 能有真实的司铎职,本人的主教应得到在晋铎时所许下的「孝爱与服从」。这种对拥有教会权威的人的「从属」,绝不是什么委屈。而是从司铎有责任感的自由而 生,他不但接受一种有组织的和有机的教会生活,也接受耶稣向其宗徒及宗徒的继承人所确保的,对教会决议的分辨恩宠及责任,为了忠于维护教会的奥迹,并为基 督徒团体的架构,依其走向救恩的共同途径而服务。

  真正的基督徒服从,当它不是因为奴隶性的动机,能有助于司铎根据福音执行托付于他的为天主子民工作的权威:一种没有独裁和领袖欲的权威。唯有知道如何在基督内服从的人,才能向别人要求符合福音的服从。

  司铎的服从也有「团体」幅度:不是个人单独对权威的服从,而是深切属于司祭团合一部分的服从,这种服从要求协和地与主教合作,也经由他,与伯多禄的继承人合作(36)。

  司铎服从的这一层面,要求有苦修的精神,一方面没有太注重个人的喜好或观点,另一方面给予司铎弟兄们有机会善用他们的天赋和能力,放下一切嫉妒和敌对。司铎的服从该是守望相助服从,因为都归属于唯一的司祭团。在司祭团内,此服从对做决定和选择,以共同负责表达出来。

  最后,司铎的服从特别有「牧灵」特性。它是生活一种恒久准备好为羊群的需求付出,而「耗尽」。羊群的要求应该真正合理,有时必需加以评估并测试到底 如何的真实。但是不可否认的,司铎的生活是完全「付出」,透过对福音,对天主的信望爱和对其职务的渴望,一种有意无意存在于托付给他们的天主子民身上的渴 望。

  29有关福音劝谕,大公会议重申说:「在这些劝谕中,首推天父赐给某些人的宝贵恩宠(参玛十九,11;格前七,7),使他们在童贞或独身上,以不二 分的心,更容易地专心事奉唯一的主(参格前七,32~34)。此为了天国之爱的完美节欲,始终为教会所推崇,被视为爱的记号和激励,并且是世上精神繁殖的 一种特殊泉源」(37)。在童贞及独身上,贞洁保有其原始意义,就是人类的性,以共融的爱的宝贵服务,及为别人奉献自己的真实标记而生活出来。这种意义在 童贞内完全找到,它在放弃婚姻中,使肉体的「婚姻意义」,藉共融及个人对耶稣基督及教会的奉献,更见明晰,这一切象征并提前未来世界最后的完美共融及自我 奉献:「在童贞或独身中,人等待,也以肉体的方式等待基督与教会的世末婚礼,把他或她完全给予教会,希望基督在永生中将自己给予教会」(38)。

  如此我人更易了解并重视,为什么西方教会数世纪来所选择并保持的-虽然世纪以来有困难和反对-只将司铎圣秩给予男性,证明男人为天主所召叫度绝对而永久的独身生活。

  世界主教会议教长们,清楚而有力地表示有关此事的思想,建议说:「世界主教会议一方面决不干涉东方教会的教规,同时深信司铎独身的完美贞洁是一种神 恩,提醒司铎们,独身制为教会是天主的一项无价恩宠,并为今日世界有先知的价值。此次世界主教会议坚决重申,拉丁教会和有些东方礼要求司祭职,只赋给那些 自天主接受了圣召和独身贞洁恩惠的人(对某些东方教会的传统,以及已婚圣职皈依天主教的特殊个案并无偏见,那是教宗保禄六世论司铎独身制通谕第42号所提 的例外)。关于教会决心维护,要求在拉丁礼中,现在和未来晋升铎品的候选人,永久并自由地选择独身的法律,主教会议不愿任何人心中留下任何疑惑。主教会议 希望看到独身用圣经、神学和灵修学的丰满来表达和解释,把它当作天主赐给教会的宝贵恩宠,也把它视为世上没有天国的标志,天主爱世界的记号,司铎对天主并 对人不可二分的爱的征兆,结果独身该被看成是司祭职的积极的丰满」(39)。

  尤其重要的是司铎要了解,教会法规定独身的神学动机。既然是法律,它表示教会的意愿,即使在本人表示服从意愿之前。可是教会的意愿是在独身与晋秩礼 之间找到最后动机,因为圣秩使司铎肖似教会的元首和净配耶稣基督。教会身为耶稣基督的净配,愿意得到司铎以完整而独情所锺的爱,就如其元首和净配耶稣基督 般爱他。那么司铎独身,是「在」基督内并「偕同」基督,「对」祂的教会的自我奉献,表达司铎在主内偕同祂为教会服务。

  为能适当度司铎的灵修生活,独身不应被看作并生活成孤立或纯负面的因素,而是为成为司铎正面和特殊的层面。离开父母,司铎以使徒的共融,为天主子民 服务追随善牧耶稣,独身应受到欢迎,并不断以自由而爱的决心予以革新,看作来自天主的无价恩惠,是「牧灵爱德的火苗」(40),是特别分享天主的父性和教 会的繁殖,是为世界作末世天国的见证。为实践司铎独身的一切伦理的、牧灵的和灵修的要求,绝需要司铎谦逊而信赖地祈求大公会议指出:「在今日世界,许多人 以为完美的节欲不可能。他们越如此想,司铎们越要谦逊而恒心地与教会一起祈求这项忠信的恩宠。对求的人永不会被拒。同时要让司铎们运用一切大家所有的超性 的和本性的方法」(41)。再说一次,祈祷和教会的圣事和苦修方法,能在困难中提供希望,在跌倒时提出宽恕,在再次出发时给予信心和勇气。

  30有关「福音贫穷」的主题,主教会议教长给了确切而重要的描述,推介它为「将一切财物隶属于天主的至善和其天国」(42)。事实上,只有将天主以 唯一而至善的奥迹和真正的宝藏去瞻仰和生活,人才能了解并实践贫穷,贫穷并非是轻视或抵制物质财富,而是以爱和责任应用这些财物,同时以极大的内心自由, 就是为了天主和祂的计划,能放弃它们。

  贫穷为司铎来说,由于他因圣事而肖似元首和牧人基督,附有特殊的「牧童」色彩,主教会议教长们引用大公会议训示(43)而加以发挥。他们写道:「司 铎追随本是富有的,而为了爱我们而成为贫穷的基督(参格后八,9),应将穷人和弱势族群,视作特别托付他们的人,他应该能以诚朴而又刻苦的生活风格,为贫 穷作证,学习慷慨地于弃多余的事物(「司铎培养」9:教会法典二八二条)」(44)。

  的确「工人该有他的工资」(路十,7),而「主命令凡宣扬福音的人,靠福音而生活」(格前九,14),同样,宗徒的这项权利,不能与任何为了服务福 音和教会,要求特权和利益相混淆。贫穷本身确保司铎保持随时应命,被派去最有用和最需要他工作的地方,虽然个人要牺牲。这是宗徒对圣神心服的条件和主要前 提,使他准备「前往」,不带旅行袋或私人的用品,只追随主老师的意愿。(参路九。57~62;谷十,17~22)。

  司铎个人投入团体生活并为它负责,他也要在管理团体的财物上,提供完全「正直」的见证 ,决不作为自己的私有来处理,而是把它看作要和天主和他的兄弟姊妹,特别是穷人交待的事物。况且他对属于一个司祭团的意识,对司铎是火苗,使他致力于推动 司铎间财富的平均分配和财物共通(参宗二,。42~47)。

  因福音贫穷所维护并滋养的内心自由,将帮助司铎站于环境差的人一边,以他们的力量实行守望相助,创造一个更公平的社会,更敏感并能了解和分辨有关生 活的经济和社会的层面,而且推动特别爱护穷人。特爱穷人并不排斥任何人得到救恩的宣报和恩惠,却能帮助司铎适当地接近穷人,罪人和所有在社会边缘的人,效 法耶稣负起先知及司铎的职务(参路四,18)。

  司铎贫穷的先知意义也不可被遗忘,在此富裕和消费社会中更是迫切需要:「一个真正贫穷的司铎真是特殊的标记,他不顺服在现代世界将一切靠金钱和物质的保险的威权下」(45)。

  把牧灵爱德在十字架上达于完美,内外均空虚自己的耶稣基督,祂是服从、贞洁和贫穷的模范和源泉,司铎被召度此生活,当作他对其兄弟姊妹牧灵爱德的表 达。根据圣保禄致斐理伯教友函中的话,司铎应该「有耶稣基督的心意」,空虚自己,在爱德中即服从、贞洁和贫穷,去发现与天主结合并与兄弟姊妹合一的康庄大 道(参斐二,5)。

  个别教会的成员并为之奉献

  31犹如任何真正的基督徒灵修生活,司铎的灵修生活有它主要的和不可否认的教会幅度,即分享教会本身的圣德,犹如我们在「信经」中所宣示的「诸圣相 通」。基督徒的圣德源出自教会的圣德;它表达教会的圣德,同时丰富教会的圣德。此教会幅度,在司铎的灵修生活中,由于他与教会的特别关系,有其特别形式、 目标和意义,这是他与元首和牧人基督相似,他的晋秩圣职和牧灵爱德。

  因此,必须了解司铎之加入地方教会和为它的奉献。这两个层面,不是纯组织和纪律方面需求的结果。相反,司铎与主教在一个司祭团内的关系,他分担主教 的教会关切,他在地方教会特殊的历史和环境条件下,对天主子民的福音照顾,在塑造司铎的形像和灵修生活时,都是要注意的因素。如此说来,「降生」不能只界 定在纯法律关系,但也关系到一系列的心态,以及属灵的和牧灵的决定,这一切有助于达成司铎圣召的特色。

  司铎必须意识到他「在个别教会中」,本身构成他度基督徒灵修的重要因素。因此,司铎正是由于他属于个别教会并为之服务,有了丰富的意义,分辨的标准,以及形成他牧灵使命及灵修生活的行动。

  其它有关灵修生活的看法和传统,也能有助于司铎朝向成全的道路,因为这一切能丰富个别司铎的生活,以及使司铎团的生活有宝贵的属灵恩惠。这就是许多 老的和新的教会的善会,他们欢迎司铎加入他们的属灵家庭:例如使徒生活团体、司铎在俗会,及其它各种灵修团体,教会的运动,属于修会的司铎为整个教区司祭 团是属灵的富裕,他们提供特殊的神恩和特殊职务,藉他们的临在,刺激个别教会使教会更能在世界开放(46)。

  司铎之属于个别教会并为之奉献-甚至牺牲生命-为了建立教会「代表」元首及牧人基督,并为整个基督徒团体服务,并与主教有慷慨和孝爱的关系,应该为每种神恩所加强,使之成为司铎生活的一部分(47)。

  为了乐于接受丰富的圣神恩惠,并使之为天主的光荣和整个教会的益处而结果实,每一个人必须对他或她自己的神恩,以及别人的神恩,有所认知和辨别,而 且常以基督徒的谦逊,坚定的自我控制,运用这些神恩,尤其是为了建设整个团体而运用,因为每一样神恩都是为了服务。此外,大家都要努力彼此尊重、尊敬别 人,并且重视司祭团中所有的一切正面的和合法的多样性。这也构成司铎灵修生活和他不断实践苦行的一部分。

  32加入个别教会并为之奉献,并不限制司祭团对此教会的活动和生活:这种限制是不可能的,因为个别教会及司铎职本身都不允许(48)。大公会议对此 说:「司铎们在领受圣秩时所得神恩,不只准备他们去实行一种限定的或狭小的使命,而是广大的普遍的救恩使命『直至地极』(宗一,8)。因为每一个司铎职, 都是分担基督托付给宗徒们的普遍使命」(49)。

  为此司铎的灵修生活应该深深刻画出传教士心火和活力。在执行他们的职务和作见证时,司铎们有责任教育他们所受托的团体,成为真正传教性的团体。我曾 在「救主使命」通谕中说:「所有司铎应有传教士的理念和心,对教会及世界的需要开放,关怀远方的人,特别是他们中间的非基督徒族群。他们应在心中、他们的 祈祷中、特别是在圣祭中,关怀整个教会和全人类」(50)。

  假如司铎的生活慷慨地受传教士精神所启发,他更易回应今日教会与日俱增的圣职分配不均的严重要求。对此,大公会议说得很清楚有力:「司铎们要关心各 地方的教会。因此属于圣召多的教区的司铎,在其本主教的许可和鼓励下,应该表示愿意准备去圣职缺乏的地区、传教区或种种活动,从事服务的工作」(51)。

  「在他们内复兴你的圣神所赋予的圣德」

  33「上主的神临于我身上,因为祂给我傅油,要我向贫穷人宣讲福音」(路四,18)。即使今天,基督用这几句祂在纳匝肋会堂所说的话,回响在我们司 铎的心中。的确,我们的信德启示我们,基督的神在我们身上、我们的行为上,我们的生活上工作,犹如圣秩圣事所塑造、装备和铸造的。

  是的,上主的神是我们灵修生活的主要干事。祂创造我们的「新的心」,启发它、以爱的「新的法律」,牧灵爱德引领它。为发展灵修生活,主要是司铎要意 识到他总不会缺乏圣神的恩宠,那是完全白给的恩惠,也是他要努力的任务。意识此恩惠,是司铎在灵修道路上所遇的困难、诱惑和软弱的基础和支持。

  这里我愿意呼吁所有司铎,我在一次机会上向他们所说的:「司铎的圣召主要是成圣的圣召,是从圣秩圣事所引申的。圣德与天主亲密;是效法基督,祂是贫 穷、贞洁和谦卑的;是人灵毫无保留的爱;是为他们并为了他们真正的利益而献身;是爱教会,它是圣的,它愿我们成圣,因为这是基督交给它的使命。你们每一位 也要成圣,为的是帮助你们的兄弟姊妹,达到成圣的圣召。

  我们如何能不反省圣神主动负担我们司铎职的成圣召唤?我们要记得晋铎礼的话,它是圣事的经文:『全能的父,请把司铎品位赐给你的这些子弟。在他们身上倾注圣德的圣神。主啊,愿他们完成赋予的第二级司祭职,并由于他们的榜样,他们能带领众人度有品德的生活』。

  可爱的,由于晋铎礼,你们领受了基督的同一圣神,祂使你们与祂相似,使你们能因祂的名去工作,而使祂的思想和心灵,生活在你们内。这种与基督的秘切 共融,一方面保证你们代表基督所施行的圣事行为有效,同时也要在热心的祈祷、生活的正直、为了兄弟们的得救,孜孜不倦尽圣职的牧灵受德中表达出来。一句 话,要求你们个人的成圣」(52)。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