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教会艺术教堂建筑 圣乐赏析 圣艺博览 教会视频 《中国天主教》杂志

生命的真谛

发布时间:2014-05-20作者:zgtzj_zjt

“有的人活着/他已经死了/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这是著名诗人臧克家在《有的人》中的诗句。这几天,所以会突然想起并不断地吟诵这首诗,缘于前一段时间到徐州给那里的修女们作短期授课。这是我第一次去徐州,但是,我的名字却永远地留在了那里。也许大家会好奇或疑惑:你的名字留在了哪里?

我的名字永远地留在了淮海战役革命烈士名单上了。这的确是我的名字,一笔一划,不多也不少。当然,你也明白那并不是真正的我。因为,我还活着!那是一位与我同名同姓,为了新中国解放事业而捐躯的英雄。活着的我并不为人所知,而死了的“我”却在这里被人们纪念着,并永远活在了人们的心里。

“黄沙百战穿金甲,不破楼兰终不还。”英雄虽豪气,可是“古来征战几人回?”这场战役约有数十万人为之捐躯,曾经平均每2分钟就死去一个人。我想,带我们来到这个世界上时,就算是分娩最顺利的妈妈,也不能在2分钟内生一下一个婴儿。2分钟夺去一个生命,不由让我感叹:“生命不能承受之重!”为什么?带着这个问题我追寻着答案。

因为修女们想多学一点知识,所以每天安排了上午3节课,下午节2节课,双休日不休息。同时,为了满足她们的要求,我又安排了每天晚上大组分享、小组代表汇报和进行汇报评比。为了不让她们仅仅局限于知识性的问题,我又安排了踏青活动体验,到外面游玩,去欣赏大自然,体会和感悟课堂以外更深奥的道理。

可是很不凑巧,前一天刮起了特大沙尘暴,一时间,飞沙走石,窈冥昼晦。去教室时,突然有一个四、五岁的小女孩指着太阳问妈妈:“妈妈!妈妈!这是太阳还是月亮?”当时,正是上午8时半左右。童言无忌,却最真实,我立刻抬头仰望天空。此时,天昏地暗,太阳失光,世界好像又回到了混沌未开的创世之初。创世纪,那时生命未被创造,整个宇宙还是雾气一团的空虚和乾坤未现的混沌。我突然遐想:如果此刻是世界末日,那么,所有的生命都将终止,世界是否重陷于混沌而空虚的状态呢?

然而,我们的世界却已经发生了根本变化,因为随着生命的被创造,生活在这个世界上的不仅有我们的身躯,更有我们不灭的灵魂。可叹,如今有多少人,活着,却过着浑浑噩噩,饱食终日,无所事事的生活,实在无异于行尸走肉。因为这种状态根本不可能活出超性生命而给灵性带来光辉。相反,淮海战役中为国捐躯的数十万将士,他们曾经对祖国强盛和繁荣的无限渴望与不倦的追求,却生生不息的影响着我们这一代代人。他们曾经的使命是否应该由我们来承载?为此,我心有所悟,我们的生命已经不唯独是我们自己的了。往去今来,我们的生命承载了更多的希望和内涵,因而更沉重。

第二天我们要去郊外的森林公园,幸运的是这天没有掀起沙尘暴,而且,是接下来三天中唯一没有沙尘暴的一天。天,虽然不是那么晴朗,但太阳时隐时现。弥撒结束以后,我们准时出发。为了赶时间,我们将就着坐了一辆闷罐车。我和司机坐在驾驶室里,近廿位修女则在罐箱内席地而坐。车轮滚滚,一路绝尘而去。坐在前面的我则担心后车厢闷罐内修女们的安全。还记得中国蛇头从比利时将自己的同胞偷运到伦敦的悲剧,等到了目的地后,集装箱里64人都命丧黄泉。为了让后厢里稍微有一点亮光和空气,司机将两扇后门用绳子捆住把手,并留了一尺多的缝隙。我坐着,并一直默默地祈祷,求天主保佑她们平安出谷。

不到20分钟,我们便到了森林公园,从车上下来的是一群连说带笑的美丽姑娘——修女们。于是,我们买了票,走进了公园。跃入眼帘的是一棵晃若几百年的古树,光秃了的叶子,布满了纵横交叉的纹理。腐朽而空洞的树身直径约二米多,树冠约二三十米方圆。形若死状,却从未活过。因为,它是一棵人造树。未知此艺术品属何文化?在国外多年,旅行颇多的我,还从来没见过类似的非自然景观。一件象征着枯萎的人工作品,自然从一开始便没有绿叶葱葱的盎然生机,也没有夏日遮阳庇荫的惬意,更不能带来生命的能量(即不能吸收二氧化碳,也不能吐出氧气供人呼吸维护生命),却徒然占着公园的一席之地。它的意义何在?为了赏心悦目,还是显示技艺。如果说这是人类的杰作,倒不如说是一种死亡文化——用艺术来雕塑一棵濒于死亡的植物。作者的本意是要体现什么?曾经的生命?生命的过程?抑或垂死的生命?可惜假的就是假的。人类的可怜就在可以利用一种物材制造出另一件物品,却永远也制造不出真正的生命。而造物主——天主,创造世界却是从无到有,生机勃发,因而可以愉悦人心。更因为有四季更替,便有了花朵盛开的美丽与芬芳,有了硕果累累的收获季节。就这棵非常“现代派”的“古树”,那里堪比田梗小道边枯萎了的小草。当春天到来时,小草必将在四季轮换,生生不息的生命中生根、发芽、开花、结果,那是因为天主赋予了它真正的生命,而不是人类的某种仿制品。

我们继续前行,沿着弯延的山路,由茂密的丛林向上攀登,一直走到半山腰。在山坡处一些凌乱的石头上,我们垫上了报纸席地而坐,并开始聆听圣言:“与主相遇的撒玛利亚妇人的故事。”撒玛利亚妇人是一个生活在罪恶和空虚无望中的罪人,主与她相遇,乃是因为这个妇人需要主的救恩,能够将她从空虚的人生中拯救出来,使她不至于在罪恶中过一种死亡的生活。根据这段圣言,我给修女们作了正道分享:进入了廿一世紀的今天,科技的发展,信息的爆炸,知识的丰富,生活的富足,人类的物质享受已经到达了极点。然而,人类心灵上的空虚却并未因此而减少。知识没能满足我们空虚的心灵,钱财不能填满我们贪婪的沟壑;科学无法解除我们心中的孤独。即便是宗教,“若是出于人的”,也不能满足人心,不能救人脱离罪恶而获得救恩。如同耶稣对撒玛利亚妇人所说:“因为救恩是从犹太人出来的。”(若4:22)也就是说,唯有祂才是天主所赐给世人的那一位,我们才可以因此得救。与耶稣相遇,是为叫我们得到生命活的源泉。耶稣对这妇人说:“人若喝我所赐的水,就永远不渴;我所赐的水要在他里头成泉源,直涌到永生。”(若4:14)此后,因为撒玛利亚妇人所作的见证,就叫撒玛利亚城里好些人信了耶稣。耶稣说:“凡信从我的,就如经上所说:从他的心中要流出活水的江河来。”(若7:38)撒玛利亚妇人的确已经喝了主所赐的活水,而且在她里头成了泉源(若4:11),使那些听她见证而信主的,也能得主所赐的活水。我们每个基督徒岂不都是生命活水的泉源?所以,从我们的心中要流出活水来,好叫我们周围的人,因我们的见证而信主,也能得到主所赐的活水。以爱生爱,爱情无限;以火生火,热火传人。

一个多小时的讲道与正道分享结束了。我们发现,还有七、八只猴子也坐在那里,它们如同通了人性一般,也在静静地聆听着天主的道理,这让大家惊讶万分。真是:圣道传播颂主恩,顽猴恭聆感主仁。而后,我们开始了野餐,并让猴子们分享我们的食物。这时,一些不安分的猴子开始试图抢劫我们的食物,为了安全起见,我们便从半山腰撒离了下来。见我们大队人马离开,一个猴王,带领着七、八只猴子浩浩荡荡地、非常隆重地把我们恭送下山,一直到森林的边缘。这一场景引来了不少游客的围观,人们好奇着、议论着。回去以后,修女们把这个情景报告给了本堂神父和主教,本堂神父笑着说:“这是山中圣训。”

是的,主耶稣基督亲自告诉我们:“我是道路、真理、生命,除非经过我,谁也不能到父那里去。”(若14:6)“我是世界的光,跟随我的,决不在黑暗中行走,必有生命的光。”(若8:12)因着救主耶稣,我们得到了永恒的生命——在生前,更在死后。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