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线投稿
牧灵福传圣经分享 信仰园地 慕道指南 修院修会

积极稳妥选圣主教是当前中国天主教的迫切需要

发布时间:2011-07-21作者:zgtzj_zjt

--------兼议历史上主教选举的几种方式

 

近期,四川乐山教区雷世银神父、汕头教区黄炳章神父相继晋牧,中国教会在主的葡萄园里又增添了两位年轻牧人,这既是乐山和汕头两教区神长教友的期盼,也是中国天主教牧灵福传事业的需要。

然而,上述两位主教的祝圣,却遭到了梵蒂冈和某些海外教会人士的无端指责,说什么此举是非法的,正处于教会《法典》第1382条所指定的处罚当中……无权管理天主教教区的信友团体……,等等。

梵蒂冈的指责,只说明梵蒂冈并不真正了解中国天主教会的实际情况,是置以上两教区照顾人灵利益和牧灵福传事业于不顾,再一次制造了如同1958年对董光清、袁文华两位主教以“绝罚”相威胁的情景。

1958年,中国教会出于牧灵福传和照顾人灵利益的需要,选举董光清、袁文华两位神父分别为武昌和汉口教区主教,并将选举结果分别呈报罗马教宗和方济各会总会长请求批准,然而梵蒂冈却以“绝罚”相威胁,迫使中国天主教走上了自选自圣主教的道路。至今,中国天主教已自选自圣了约190位主教,确保了中国天主教牧灵福传事业的健康发展,才使基督的福音得以在中国代代相传。

中国天主教目前98个教区,仍然有近40个教区主教位空缺。教父伊乃内曾有一句名言:“没有主教,就没有教会”。所以,积极稳妥地选圣主教,这是中国天主教牧灵福传事业的迫切需要,同时也是符合教会传统的。

熟悉教会历史的人都知道,在教会历史上,主教的产生至少有以下几种方式:1)耶稣基督亲自拣选、2)由群众选举主教、3)由教省主教选举、4)由国王或世俗政权任命主教、5)由教区司铎选举主教、6)由国王任命教宗批准、7)教宗委任国王认可、8)教宗任命主教。

耶稣基督在世的时候,他亲自拣选门徒,成为他的继承人。所以我们说,主教是宗徒的继承人。

由群众选举主教。新约圣经中记载,增选玛弟亚宗徒(宗:1章15-26)和选立七位执事宗:6章1-7)是最好的事例。公元一千年以前的主教,有大部分都是由教徒群众选举产生的。

“自从教会存在的那一刻起,主教就是由各地教会或各教区的神职和平信徒共同选举产生的。包括罗马主教(即教宗)在内,也是这样。”最著名的事例有圣盎博罗削、圣奥斯定、圣西彼廉,他们都是初期教会由群众选举为主教的。西彼廉主教曾经指出:“主教应在众人前,由众人选举,其权力来自天主。”西彼廉主教于251年还在一封书信中描述选举教宗科勒纽斯(Cornelius)时写道:“籍天主和基督的判断、籍众神职的参与、籍所有在场众人的选举、籍众主教和善良人士的见证,科勒纽斯被当选为教宗。”(参阅2011年6月6日《美国天主教周报》《National Catholic Reporter》载《主教与教宗的关系》一文,作者系美国天主教圣母大学著名神学教授理查德•布莱恩(Fr. McBrien)神父)。

公元325年的尼西亚大公会议规定,主教应由同一教省的主教选举产生,然后由教省首席主教认可。这样,教会初期由平信徒参与选举主教的惯例便逐渐消失了。

到了特利腾公会议时(1545-1563),在西方,主教的选举较普遍的有二种形式:一是由国王或其他世俗权力任命主教;二是由教区司铎选举主教,通常在被称为“主教座堂会议”的集会上选举。

实际上,天主教在中世纪很长一段时间,主教的委任和选举都是随着政治纠纷和神权与世俗权的斗争而发展的,因而绝大多数主教由君王或世俗统治者任命。在政权占上风时,教宗便不得不屈从于帝王的意愿,即由国王推荐后选人,教宗给予合法的授职。1810年,教宗庇护七世与拿破伦签定了一个协议,在国王管辖的范围内,国王享有任命教区新主教的权力。在十九世纪前,教宗在全世界范围内很少任命主教。1829年,在拉丁礼教会646位主教中,555位都是由国王任命的。

由国王任命主教的历史持续了很长一段时期,直到二十世纪,教宗才在世界范围内普遍享有任命主教的权力。但这并不能说明教宗享有委任主教的完全自由。很多国家在任命主教问题上,政府与梵蒂冈都签署有协议,对教宗委任主教有一定的约束。例如,梵蒂冈曾与意大利签署协议,规定在任命总主教、主教之前,应征求政府的同意,主教就职时,应向国家元首宣誓效忠。教廷与澳大利亚政府签订协定,在任命主教之前,政府有对候选人表示政治上反对的权利。所以,从历史上来说,主教的委任,从来就不是单一的轨道。

中国天主教由神长教友参与自选自圣主教,既符合教会实际的需要,也完全是符合教会传统的。然而,梵蒂冈不顾中国教会的实际需要,接连发布声明,声称两位主教的祝圣违反了《法典》第1382条。可是我们知道,教会法典第1752条明确规定:“切记,人灵之得救,在教会中常应视为最高无上之法律。”中国天主教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开始自选自圣主教,正是为了满全“人灵的得救”这一最高无上的法律。

中国教会也正是因着老一辈自选自圣的主教,才有中国教会今天欣欣向荣的景象。我们可以设想,如果没有自上世纪五十年代以来自选自圣的老一辈主教,哪来今天2700多位年轻神父呢?如果没有这些自选自圣的主教,哪来今天40多位年轻的主教呢?

众所周知,目前梵蒂冈是欧洲唯一与台湾保持外交关系政教合一的国家,梵蒂冈仍然拒绝承认中华人民共和国为中国惟一合法政府,并秘密委任和扶持地下主教,这为中梵关系的改善设置了障碍,也影响到了中国天主教选圣主教的正常开展。所以,在梵蒂冈与中国政府没有正式建立外交关系之前,中国天主教应继续秉承老一辈自选自圣主教的传统,积极稳妥地自选自圣主教,这既是中国天主教牧灵福传事业的需要,也是符合教会传统的。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