但丁《君主论》中的政治神学与至福观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Miruna Tătaru-Cazaban 著 南柯译

  但丁哪年写的《君主论》(De Monarchia),今天我们已无从考查,但可肯定它不会晚于1317年。[1] 1302年,黑衣教宗派判但丁死刑,但丁随后到维罗那避难,《君主论》当属此一时期的作品。正是在维罗那,在他迁居波伦亚之前,但丁酝酿出这部政治哲学的著作。[2]

  所有解读《君主论》的人都会看到,该书要处理的是两种权力之间的关系问题,就在成书的几年前,菲利浦四世(Philippe IV le Bel)与波尼法斯八世(Boniface VIII)之间曾有过一场争吵。

  在先于《君主论》前成书的《会饮》(Convivio)卷四中,但丁探讨了政治生活赖以建立的方式,以及它与哲学之间的关系。《会饮》与《君主论》一样,都不是某种纯理论式的思考。在我们看来,那个时代发生在意大利城镇的政治与法律上的变迁,都在但丁的这两本著作中留下了明显的痕迹。事实上,正是在那个时代,意大利的城镇演变成领地,并以此方式过渡到君主立法阶段。十四世纪初,意大利的城镇与帝国之间的联系甚为密切。

  后来引起诸解释家纷争不止的,正是但丁在《君主论》中思考帝国的方式,以及书中反映出来的神学-政治论与其它著作,特别是《神曲》(Divine Comédie)之间的关联问题。

  政治解释的场所

  依Jeannine Quillet所见,[3]《君主论》中的神学-政治论可追溯至但丁的《会饮》卷四:权力只能由一位君主代行,人人当臣服于这位君主。

  只能有一位君主,他掌握所有的权力,解释家们对此似乎没有什么异议,从Étienne Gilson开始,[4]他认为但丁的君主唯一论实乃阿维洛伊理智唯一论的翻版,即使它不是阿维洛伊严格意义上的神学-政治论的翻版,直至Bruno Nardi,[5]Michele Barbi,[6]Christian

  [1] 参 Christian Trottmann, La vision béatifique. Des disputes scholastiques à sa définition par Benoît XII, Ecole Française de Rome, 1995, 页458. 亦可参Carlo Dolcini,“Dante Alighieri e la Monarchia”, 见Carlo Dolcini, Crisi di poteri e politologia in crisi. Da Sinibaldo Fieschi a Guglielmo d’Ockham, Bologne, 1988, 特别参427-430。

  [2] Jeannine Quillet,“La Monarchia de Dante Alighieri”, 见 Pour Dante. Dante et l’Apocalypse. Lectures humanistes de Dante, sous la direction de Bruno Pinchard, avec la collaboration de Christian Trottmann, Honoré Champion Éditeur, Paris, 2001, 页25。

  [3] 同上,页27。

  [4] 参 Etienne Gilson, Dante et la philosophie, quatrième édition, Vrin, Paris, 1986。

  [5] Bruno Nardi, Saggi di Filosofia Dantesca, Firenze, 1967。

  [6] Michele Barbi,“Nuovi problemi della critica dantesca”, Studi danteschi, 23, 1938, 页46-77。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