浅谈神学思想本地化的必要性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周永智

  近年来,中国天主教会神学思想建设,方兴未艾,且有蓬勃上升趋势。笔者不才,亦想就神学本地化问题谈点自己的粗浅体会,不足之处,请方家斧正。

  一、神学思想本地化的必要性

  什么是神学思想本地化?对这个概念问题,国内外天主教不少专家学者都有许多论述,其内涵不难理解。但是,对为什么要提出神学思想本地化问题,即研讨这个问题的必要性及其意义是什么,却没有给予相应的重视。

  梵二精神对于神学本地化的问题所言不多,对神学的普世性及本土性的问题,谈论更少。但如下这段话谈到神学思想建设及本地化,可以说是比较具体的:“必须在每一个所谓大的社会文化区域内,发起神学的讨论,就是在整个教会的传统前导之下,把天主所启示而记载于圣经内的史迹和语言,又经教父们及教会训导当局所阐述者,重新加以新的研究。如此可以明白看出,注意到各民族的哲学与智能,经过什么途径,信仰可以寻找智能;又可以看出各民族的习俗、生活的意义,以及社会秩序,如何能够和天主启示的道德相协调。……基督生活将会符合每一个文化的天赋特性,个别的传统和各国的优点,在福音光照之下,将会被纳入大公的统一中”

  为了进一步理解这个问题,不妨再引述两段论述:《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关于“现代人类处境”中指出:“教会历来执行其使命的作风是一面检讨时代局势,一面在福音神光下替人类解释真理,并以适合各时代的方式解答人们永久的疑问,及现代与来生的意义,和今生与来世的关系。因此,必须认清并了解我们生活其内的世界,以及这世界所有的期望、理想及其戏剧性的特质。今天人类处在历史的新时代,这时代深刻而迅速的演变,逐渐延伸至全球;这种演变虽是人类职能及创造力的结果,又反射人类本身,反射到个人与团体所有的见解和志愿,以及人们对人对事所有的思想演变和行动方式。因而我们可以谈社会、文化的演变,而社会文化的演变又影响到宗教生活” 。《教会生活革新法令》指出:修会的改革要“对时代环境变迁的适应”“修会的生活、工作、祈祷适合传教事业的需要,文化的要求及社会与经济的环境”

  以上教会典籍的引述,可以使我们直接或间接的感受到,教廷在神学思想本地化问题上的基本观点及态度。如果再结合从天主教的历史的发展历程中去观察,以及从近年来,国内外天主教专家学者研究的成果分析,我们不难得出以下几点启示:

  1、神学思想建设是教会的重要使命,也是教会建设的重要方面。神学是教会的责任,以上主的名及服务上主的子民而进行。教会的使命“一面检讨时代局势,一面在福音神光下替人类解释真理” 神学不是教义教规。教义教规是在特定历史条件下,经由大公会议决定形成,而神学则是随着时代的变化产生并不断发展变化的,是天主子民对教会结合当地文化传统和实情所作出的系统思考。

  2、神学思想本地化,是本土文化及教会本地化的必然产物。圣子降生成人,有明确的历史背景和地理环境。在纳匝肋的耶稣身上,天主取得了人特有的本性,包括人必须属于一个特定的民族,特定的国家和具体的地方,特定的社会制度和文化背景,及身体的肤色和所处的地理位置。同样耶稣所创立的这个旅途中的教会,也是在特定的历史和特定的现实环境中生活,并完成其使命的。从最早期的宣讲福音,神学就寓居在本土文化中;由早期的犹太文化,到后期的希腊、罗马文化,神学就不断融入这些文化中。

  3、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是普世神学重要组成部分,必将推动普世教会发展。现在被普世教会普遍接纳的神学,早先其实也是某类本土神学的表现,由本土性提升到普世性。尼西亚信经是个好例子,其内容采纳了不少希腊思想去表达。信经已被钦定为普世教会的信条,成为神学不能缺少的部份。但是,我们不要忘记它原来本土的面貌。从理论上看,普世性寓居于本土性,本土性却不会破坏普世性,

  4、神学思想本地化必须阐释现实环境中,教会及信徒普遍关注的实际问题。神学,从信仰的实际生活出发,在一定程度上寻求并指导信仰实践。适应是神学思想本地化的基本要素,根据新的历史条件,在福音光照之下,努力挖掘和弘扬宗教教义、宗教道德和宗教文化中有利于社会发展、时代进步的内容,对宗教教义进行符合社会进步要求的阐释。特别是要注意阐释,教会在一定社会及民族文化背景下,如何适应传教事业的需要,如何适应本地文化的要求及社会与经济的环境问题。例如我国天主教实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实行民主办教,要在神学上给予深刻的阐释。我国天主教走独立自主自办教会道路几十年了,到现在还有许多教职人员对这个问题不理解,摇摆不定,在神学思想上保守落后,还停留在过去传教士传进来时那套神学观念上,还停留在梵一会议的教条上,对“教皇永无谬误”,还有错误认识。对当今国际上的神学思潮知之甚少,对梵二会议会以来的神学思想变化也了解的不多?原因之一就是在一些重要的观念上,神学思想阐释得不够得力,也就是说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要大力加强。

  二、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的必要性

  基督启示给教会的真理是永恒不变的,但神学思想作为结合所处的历史、文化、民族等背景下,而阐发的能够指导教会工作的理论,确是不断发展和进步的。作为中国基督徒,我们有天赋的职责去研究、挖掘和探索基督思想和中国文化的交合点,寻找出适合中国文化、符合中国国情和教情的神学思想和行之有效的福传方法,为建立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系统工程不懈努力。

  信仰无国界,但教徒有祖国。中国的天主教徒并不在真空中生活,所以,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必须与中国的实际情况相结合。

  中国神学思想本地化的主题应当包含爱国主义、独立自主自办、民主办教和与社会主义社会相适应,与社会各界和谐相处等,中国教会所面临的一些重要的现实课题,结合对我国社会主义制度和思想建设,文化传统从神学上加以分析,从而为建立具有中国特色的神学思想体系奠定基础。

  总的看,中国已经形成具有现代特色的神学思想,中国天主教神学思想建立在中国文化传统和国情之上,符合天主圣意。中国教会经验表明,处在一个急剧变化着世界中的教会,为了生存,神学本地化是教会的必然选择。本地化神学的特征,要求神学应体现具体文化处境和时代精神,其内涵应包括采用今日中国人的思想,发扬光大天主的启示。同时,以启示的内涵创造新的中国神学。

  在爱国主义方面。对于中国天主教徒来说,爱国是公民应尽的职责,爱教是教友应尽的本份,两者是一致的。这一精神符合圣保禄宗徒的教导。圣保禄宗徒在致罗马人书信中清楚地写到:“每人要服从上级有权柄的人,因为没有权柄不是从天主来的,所有的权柄都是由天主规定的。所以谁反抗权柄,就是反抗天主的规定,而反抗的人就是自取处罚”(罗13: 1-2)。伯多禄前书第二章13节也说:“你们要为主的缘故,服从人立的一切制度;或是服从帝王为最高的元首,或是服从帝王派遣来惩罚作恶者,奖赏行善者的总督;因为这原是天主的旨意。”(伯前2:13)。圣保禄宗徒承认合法权力来自天主,身为基督徒并不意味着不尽公民的义务。在梵二会议的有关文献中,也特别强调信友作为“公民应慷慨而忠实地爱护祖国”。同时“信友应当感到自身对国家所负特殊而固有的使命”,“每位公民在政治生活中应负起自己份内的责任”,而且“公民应当意识到自己的任务而与政府合作”。(参阅《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第四章74节)。耶稣选择人性进入人类历史向我们明白的昭示:它不仅是真天主,他也是一个人性圆满的历史人物。是犹太民族中最优秀的达味后裔。他生活在犹太文化的氛围中,自觉接纳了这个民族。他在婴孩时期,随从父母和鞠养父若瑟去登记户口,履行自己的公民义务。可以看出,这是一位对社会极负责任感的天主子,是一位民族感情至为深厚的天主子。

  在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方面。有人指责中国教会的“独立”,就是脱离罗马天主教会。我们说这是对中国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含义的曲解。独立自主自办是我国宪法对所有宗教的规定,是在中国的所有宗教都必须遵循的原则。我国宪法明确规定,宗教团体和宗教事务不受外国势力支配。这是基于我国曾经长期遭受帝国主义侵略和掠夺、有的宗教被帝国主义控制和利用的历史事实,是我国信教群众作出的自主选择。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