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神学本地化建设刍议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肖常平 神父

  六、神学本地化的范畴

  1. 本地化神学思想该是现代化的

  中国各地的神学工作者势必采用本地的现代思维、现代想像、现代处境的言语来解释天主的启示。同时,本地化神学思想也应当是现代化的、时代性的,也就是符合时代的需求、符合现代中国人的需求。现代不必一定与传统冲突,其实文化具有连绵性,不少传统的言语继续出现于当代,虽然内涵方面也能有演变。这个方向下的工作空间很大,而且今日正在接受神学培育的人来自中国各地各个层面,未来的本地化神学定将多彩多姿。同时福音化的效果也该大有可观,如同过去对“仁“与“孝”所做的讨论。“孝”、“仁”都是中国文化重视的德性,经过深入,不知不觉会导向爱的两条最大诫命——爱主和爱人(玛22:34-40),于是本地化的“孝道”不只超越欧洲文化的权利与义务,同时也不限于“父母、配偶、天主”的超性动机,而是植根于内心的爱德流露。有了这样的孝,才能超过生理的限制,突破自私,扩及人类的爱。本地化的“孝道”结合两条最大诫命,那么耶稣对跟随他的人之要求(路9:26),也将不难解释了。

  2. 本地化神学与启示奥迹

  启示奥迹之间的连系,需由本地特质的模式来建构。西方的位格主义以及象征主义为奥迹之间的连系继续发挥功能。我们又有什么样的模式呢?我们宗教分为:先知、神秘、与智慧三类模式,即使基督宗教传统之中,先知与神秘二类确有不同的神学代表,至于智慧模式,却又待中国神学来发展。的确孔孟与宋明理学更属智慧模式,而当代中国人素以东方智慧引人注意。其实圣经中的智慧传统,尤其在旧约中非常显明,而新约基督论也有智慧一面,仅是尚未发扬。也许未来中国神学可以自此陆续发挥。

  在救恩计划的光照下,诠释中华民族的故事,这大概是梵一大公会义所指的第三种理性与信仰的汇通之道。现代中国人民的历史经验不论在何处都是可歌可泣的,只是天主教神学工作者尚未写出来自信仰的反省与诠释。如果我们相信天主是历史的主宰,这里所指的神学资料,应当可以开垦和挖掘的。比如:现代的中国人是否能够自以色列民族的故事中产生灵感呢?

  今天梵二大公会议后的神学,一般而论,对所有的文化与宗教持有非常积极的态度。在《教会对非基督宗教态度宣言》这一著名文件中,承认其它宗教也在天主的照顾下,也有寻求人类“得救”的真理。其次,《论教会在现代世界牧职宪章》中,对所谓文化有更广的看法,包括政治、社会、经济……,人类在天主的领导下,能在各种领域中谋求人性的完成。这种新思想有利于地方教会的意识化,也引起建设本地化神学思想的需要。

  再进一步,所谓建设神学本地化,实在是建基于基督宗教面对其它文化与宗教的超越和内在两面。一、神学本身不是文化;它是藉着人、社会和文化来自于天主的启示。二、它也是超越文化的;正因为它是超越文化的,它便能内在于任何文化,只要那些文化与宗教的因素、与天主启示的真理不相违背。超越与内在是本地化神学的两面,这也是构建本地化神学的关键。

  初期教会,在圣神的启示引导下,基于当地的文化背景,根据当代的文化思想去反省整个教会的信仰与生活,奠定了教会神学的基础。如今,我们也当在同一圣神的启示和引导之下,发展中国本地化神学。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