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述刚恒毅枢机的“中国心”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孙民强

  刚恒毅总主教写道:“由于不少人反对我,使我不得不要求传信部長准我返回意大利。”一九三0年十月二十六日,刚恒毅枢机离开北京,经香港转回义大利。他当时的心情是:“目前由于很多动机使我不知是否我的任务就此结束?抑将还要回来继续这工作?”十二月二十日的深夜刚恒毅总主教搭乘的轮船抵達了义大利布林地西(Brindisi)港,隨即接到国务卿電报,要他立即赶到罗马。刚恒毅认为柏徹里枢机必定有重要的事告诉他。

  十二月二十二日早上,柏徹里枢机接见了刚恒毅,刚恒毅问及在中国散布的謠言,“他回答说法国大使并未在圣座前表示我在中国是位不受欢迎的人。他給我打电报要我到他那里,所要谈的事,是有关中国大力消除烟毒的问題”。这个答案间接表示了新任国务卿,如前任加斯巴力枢机一样,是支持刚恒毅枢机中国政策的,所以不用特別谈什么。接著在同一天,刚恒毅总主教見了传信部長王老松枢机,刚恒毅总主教說:“他明確告訴我,在中国应当继续已敞开的途径”。然后十二月二十三日,刚恒毅总主教晉見教宗庇护十一世,“当我叙述某些谣言教廷有意在中国改变传教方針时,教宗立刻直起胸膛,清晰且斩钉截铁地对我說:‘要知道开倒车不是我的作风。’”

  刚恒毅总主教在中国的工作不是“顺风顺水”的,他反对殖民化,他反对特权…。他坚持保禄宗徒传教方法。他贯彻《夫至大通谕》、《教会事务》、《自登极之初》等原则;他到中国是为了实现“中国的地方教会”、“国籍教区”、“国籍修会”…。总之,是大手笔的改革、创新。因此,他的勤业、执著是取得成功的关键。有人说“刚恒毅”不仅是他的姓名,更是充分描述了他的性格、作风乃至处世之道。“人如其名”,以恒心和教身都能一一克服,更多的事实告诉我们,刚恒毅枢机在华11年取得的成果是丰硕的。今天反思,是希望对中国教会走本地化注入一针‘强心剂’。期使中国教会能更上一层楼,以告慰他的在天之灵。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