试述刚恒毅枢机的“中国心”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孙民强

  三、“敬业、执著”是他的座右铭

  当他平安到达香港后才正式公开宣布了自己的驻华代表身份,并发表了“我的五项原则”内容如下:

  1、“我的宗座代表职务,只有传教的职务,不带任何政治色彩”;

  2、“我尊重各国的权力,但我有我的自由,绝对不为任何外国政治的利益服务,我个人属于教宗,我不代表任何政府,我只代表教宗”;

  3、“圣座不干涉政治,有时政治走进了宗教的范围,圣座也偶尔办一点政治”;

  4.“圣座对于中国,没有任何帝国主义的野心,西方列强的政治与圣座不相干,教宗热爱中国,诚心寻求中国的福利,中国该是属于中国人的”;

  5、“传教事业是为圣教会服务,圣教会在主教的人选上通常是选自各地教会的本国人中,外国传教士为传播福音不可缺少的,但几时传教士区内若有地方可以选择本籍神长来建立圣教会,外藉传教士既收获了自己工作的美果,便要退到别的地方,再去预备建立本地教会”;

  “我的五项原则”是他明确任务至出发之前,他认真学习了中国教会的有关资料;尤其是《夫至大通谕》后决定的。

  教宗1926年2月26日所颁布的《教会事件》通谕,在四月里才寄到中国,这文件又加强了《夫至大》通谕的力量,我研读后感到非常鼓舞。

  教宗6月15日又颁布了《由登极初时》通谕,针对在中国的代牧而写,旨在确定、阐明并维护传教使命的纯正性。

  刚恒毅立即把这两件文献译成中文分送全国。他的读后感如下:

  (1)传教区只是过渡状态,是建立本籍教会的工具。教宗责怪,为何要阻止本地神职人员的培植和成长,不让他们将来治理自己的同胞呢?

  (2)服从教宗的代价就是牺牲,让出教区就是自我牺牲以及修会的牺牲。我无意把传教士们的功绩化为乌有,但因为他们是基石,所以必须掩埋在地下。这样,建筑物才能建立起来。

  (3)绝大多数传教士都有殉教精神,令钦佩。但是,个人殉教是一回事,为了团体利益,屈服在困难不定的生活中又是另外一回事。让修会放弃巨大财产、特权及成果,实在不容易。因此,应“谋求基督的事,而非自己的事(斐2:21)。”

  (4)只空口说教会至公无用,实际让出教区才能让外教人心服。

  (5)母亲帮助幼儿开始走路,渐渐让他独自行走。即使偶尔跌跤也算正常,不可因噎废食。教区也应趁早就注意训练会士,等本籍人数足够时就让其建立圣统。不能永久霸占传教区。

  (6)很多中国神父欢迎这两封通谕,也请求迅速成立本地教会。这也是传教士多年来辛勤工作之代价和成果。

  接下来,我们来看看他的行动:

  保教权问题    1924年

  保教权在中国行之有年,皇帝被迫承认主教及传教士享有亲王及巡抚同等地位的礼遇.他们也都可自由晋见官员,若有困难,法国更以老大哥姿态向政府施压,因而导致义各团之乱。但传教士却未因此而得到教训。有些教区更发了‘义和团财’。因此教会在中国知识界心目中成了不可解之结。但有不少教外贫苦阶级,为了寻求保护和救助才加入教会;而罪犯也视教会为藏身地。纵使因此而教友数字增加也无可跨耀之处。

  中国是个古老国家,有其自尊,像是一个落魄、穷困和软弱的贵族。虽然国家战败了,受到了耻辱,但仍保持着闭关自守的习惯,对外来侵略虽难以招架,但内心却不屈服。对强权下订立之保教权更深恶痛绝;若有知识分子接受基督教会,就等于否认中国过去光荣的历史,也就等于出卖祖国。尤其再加上中国的革命运动,都促使我当机立断,改弦更张,用十字架代替外国旗;用中国法律的保障来代替外力的政治庇护;赶快成立本籍圣统。不再顾忌少数西方人的忧虑--认为中国人较迟缓、温和而不稳定。但他们却很勤劳、节俭,有崇高之文学及艺术素养;何况,并不是让中国主教去管理欧洲教区,而是让中国主教照顾自己的同胞,有何不可?

  修会殖民地    1925年

  …我觉得,传教区不是外籍会士的专有物,应视为建立本地教会过渡时期的产物。传教区不是为传教士而设的,而传教士应该认同教区。

  伪装的传教士    1926年

       有一署名D.C.的意大利神父,到各大学散发意大利刊物,显然是在宣传法西斯主义,他还有意国官员的推荐信。意国公使是位公正的人,问我意见,可否给他传教士护照。我向他表示,传教士护照只能给实际传教的神父;若在某一地区传教,权在该区代牧。若在全国传教,权在宗座代表1至于D.C.,不可给传教护照,最多是观光护照。

       二月十八日我写信给D.C.,对他未经宗座代表许可,迳自活动,严重违反圣教法典表示遗憾,请他马上停止活动并离境,否则加以议处;面对目前中国传教区危险环境,我以职责所在,情非得已。他后来到北京当面向我解释,也服从了命令。我绝不容许一位意国神父,以传教士的名义,来中国宣传法西斯主义!

  叩头礼     1923年

  教友有事见传教士,普通都要叩头,偶尔也有例外,教外人则免。叩头是不平等条约的产物,传教士比照知县礼遇而增加自已的声望,更希望藉此有助于传教。叩头是东方极其隆重的礼节,一位老传教士告诉我:“中国人的子女每年一两次向父母叩头,表示孝心。我们是精神之父,所以才叩头,表示尊敬。”理由的确不错,但不能让我心服口服。耶稣曾亲自给宗徒洗脚。而伯多禄也曾辞谢说:“起来,我也是人。”(宗10:26)。所以,我们应以基督之爱改良这习俗。后来总算在全国主教会议中取消了叩头礼。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