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中华“孝道”精髓建设本地神学思想

发布时间:2014-06-18作者:天津 张良神父

  中国可以说有七千年的文化和文明,但这个文明古国对普世教会神学思想似乎一点贡献和影响都没有,这是令人惋惜的事。普世的教会应是一个多姿多采的教会,里面应有中华民族和这个民族文化的贡献和烙印。因此近年来,努力提倡教会本地化,成为了推动本地化神学思想建设的基础。

  “普世教会”本来并不在时空中“具体地”存在,本来就是本地教会,在本地中成长、烙上本地的印记。无论是远自圣经时代的“罗马教会”、“格林多教会”,或者是近至今天的法国教会、美国教会、米兰教会,都无一不是“地方教会”。真正而具体存在的,不过是无数大大小小的、具体的地方教会,“普遍的”或“普世的”教会并不具体地存在于北京,也不存在于罗马。

  一、本地人被本地文化吸引

  我们爱自己,爱自己的父母、家庭、学校、邻居和朋友;我们珍惜我们曾拥有过的故居和物品,留恋我们曾踏足过的山山水水;我们庆幸自己拥有一个名字——中国人。我们喜欢用自己能畅所欲言的「母语」跟人交谈;我们愿意知道自己属于甚么国家和民族,愿意寻到自己家族的根……

  对我们中国人来说,我们所拥有的更是值得珍惜的东西:我们有六、七千年的历史和文明,它还是一种由中国人独自创发、独自发展,而又是世上唯一能连绵不断地延续至今的文化;我们有世上最长的编年史,我们在诗歌和文学上的成就,无论就质和量来说都是惊人的;我们的方块字、音乐和绘画,尽管不是世上最完美的艺术瑰宝,却是极具特色的人类遗产;中国人对天道或人道,对大自然或人间的组织和制度等等,在二、三千年前已有很深的认识和独到的见解。

  难道这些文化遗产都与基督无缘?难道中国教会必须如仇教者所讽刺的:多一个基督徒,就少一个中国人?难道全能全智的上主,他的智慧仅能在希伯来人的传统和文学中才可以形诸文字?我们无意把圣经和其他文学作品放在同一的地位,我们只是问:为甚么我们「放弃了」上主显示在中国数千年文化遗产中的智慧?如果我们不放弃,这些遗产在中国教会的生活中,又占一个甚么位置?我们不能让基督的教会成为真正的中国教会吗?其实,民族感、文化感等,本身已是一种道德力量,也是提升心灵、导向宗教的一个途径,如果我们能在自己所喜爱和认同的道路中与基督相遇,那更是一种多么愉快的感受!

  中国教会本地化的意义,并不是让一个洋教穿上唐装;中国文化也不是单指中国的古书、古董、古画和古音乐。本地化绝不是复古。因此,中国的传统和文化必须受到尊重,中国人的具体生活处境必须获得关注,中国基督徒也必须能以自己的方式去履行宗教责任,以自己熟悉的语言、思想和象征去表达自己的宗教情愫,甚至藉此而向自己的同胞传扬福音的喜讯,这喜讯其实早已潜藏在「那些在福音尚未传给我们人民之前,天主亲手种植在我们古老文化中的种子」之中。(一九七八年亚洲主教团协会第二届全体代表大会最后声明,第十一节)

  二、利玛窦——教会神学本地化的先贤

  利玛窦被誉为“最杰出、最聪颖的历史人物之一”、“中西方之间最杰出的文化中间人”、“不朽的人物”。利玛窦不仅精通多种语言、记忆力惊人,而且是迷人的健谈者及杰出的科学家,尤其擅长数学和天文学。利玛窦完成了对《四书》的拉丁文翻译,创立了首个罗马化的文字系统,获得了西方汉学之父的称号。他的灵活性格使他能够吸收大量的中国文化及形成适应化政策,“该政策既是一种大胆的传教战略,也是中欧文化之间相遇的一种精深程式。”

  1610年5月11日,利玛窦因为劳累过度而去世,年仅57岁。他壮严肃穆的葬礼及被允许埋在皇家之地都是一种史无前例的特殊待遇,这标志着利玛窦在中国社会和历史中被接受的程度是极高的。利玛窦为今天的我们来说仍是一个榜样,因为他尝试着为在非基督环境中形成的礼仪赋予基督的意义,或至少基督的定位。

  在现代社会,儒家思想就是始自利玛窦的一条主张基督信仰和以儒家为主体的中国文化相互融合的神学路线,现代意义上的“儒家思想”已经近似于“儒家基督徒神学”。20世纪90年代以来,学界著述里频频出现 “儒家式的基督徒”、“儒家基督徒”、“儒者基督徒”、“儒家天主教徒”等词汇来称呼这个文化流脉。这就是教会神学与中国传统文化成功结合的典范,更是教会神学植根于本地文化的结果,更是建立中国教会神学思想体系的良好契机。

  利玛窦适应中国国情,分别将“敬孔”和“祭祖”解释为“敬其(孔子)为人师范”、“尽孝思之诚”的非宗教礼仪。在此解释基础上,尊重士大夫和平民的祭祀习俗。这样使得当时的中国教徒,特别是那些具有一定政治、社会地位的天主教徒,在需要参加“敬孔”和“祭祖”仪式时不致产生宗教上的阻滞和困难;同时,利氏还以儒家经典中的天、上帝称呼天主教的“唯一真神”天主(这个问题后面讨论),后来的康熙皇帝将此称之为“利玛窦规矩。” 康熙皇帝接受利玛窦的解释,并以是否遵循“利玛窦规矩”作为决定传教士去留的标准,这一做法正好可以成为我们对利玛窦其人及其策略所作评价的注脚。

  中国道德核心之一,是孝悌忠信,而表达方式之一,就是祭祖。同样,中国士大夫亦会祀孔,以表尊敬。若传教士贸然以反对拜偶像为由,禁止祭祖祀孔,一方面会令信徒自绝于家庭和社会;另一方面会令未信者望天主教而却步。因此,在利玛窦面前,祭祖祀孔「似乎是无法克服的障碍」。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