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代中国天主教神学研究看神学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14-06-03作者:杨晓亭

  样指出:中国基督宗教研究因其存在与发展存在一定的特殊性和惟一性,使中国的基督宗教研究具有独特的、不可替代的意义,在世界基督宗教研究的学术论坛中占有重要的一席之地[1]。著名宗教学家何光沪认为:基督宗教研究“有助于中国学术界观察与反思世俗社会制度,从中获取有益的思想和教训。也有助于国人破除传统的天人合一观恢复上下之分,认识到人本身及与其它造物的相互依存平等关系”[2]。 这个论述应该引起我们的关注。因着信息化、全球化、多元化的社会趋势日益形成,宗教文化交流的日益频繁是不可忽视的事实,中国社会将更为开放多元,信仰包容度将进一步增大。中国天主教的发展已进入新时代,对天主教的神学研究提出了更大的要求,那就是搞好跨学科整合,探索新的研究模式,在关注历史研究的同时,不断增强现实关切性,才能为今日中国天主教神学研究发展的方向营造新的机遇。

  四、中国天主教研究面临的挑战

  在现阶段社会转型时期,中国天主教也面临着空前未有挑战。在神学思想研究方面,城市教会与农村教会存在许多差别,各教区具体局势存在不少差异,如何针对各地具体情况提出一些建设性的、可供地方参考的、可操作性的福传建议,如何从国家与教会两者角度思考达成国家与天主教关系和谐的途径与手段,如何采取措施巩固和加强教会的团结等等尚需进一步思考。

  在谈及中国神学本地化时,它不但面临社会环境的变迁问题,文化的统一性问题,同时还应面临社会制度问题,比如中国大陆的社会主义制度,香港和澳门的自治制度,台湾的三民主义制度,在这些不同的社会背景和制度下所谈论的中国神学本地化时,就出现了神学上的多元性和教会观念认同的差异性。使得中国天主教神学研究在本地化进程中的权威性受到消弱。

  从传统的天主教神学看今天的中国教会时,由于突现教会模型的角度不同,过分强调单一性的法律层面或神恩性的层面时,都将会使得教会学在研究本地化时失调。天主教神学在中国应以本地文化姿态来显现自身的价值,即一种系统的西方神学理论在中国人的生活经验中需要认真的鉴定,看能否为人和社会带来益处,这种现世性的需要与满足将更进一步的被末世性与超越性带入新的境界层面上。这对传统的中国文化接受西方形上学的概念将是一种新的启发和要求。

  传统神学在适应或与时俱进时常会显示出积极与消极两种不同答案,即应该适应时代或应该与时俱进,因为天主愿意在历史中不断地让不同时期的人都能明了他的启示,不断地在寻找他的旨意,使人借着“道成人身”的基督,趋于完善自己,达到成全地步,这种救恩的普遍性和末世性进入了历史并与时代同行。若果说传统神学在适应或与时俱进时没有必要时,体现出天主救恩计划的至圣性是不变的,神学的独特性就是使人认识忠实可信的、完满无缺的、不变的天主圣三对人分赐他的无限量的爱的事实常常一样。

  [1]参见卓新平:当代中国基督宗教研究,见《基督宗教研究》第1辑,北京,社会科学文献出版社,1999年。

  [2]何光沪:基督宗教研究对中国学术的意义,《中华基督宗教研究中心通讯》,创刊号(2001年)。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