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当代中国天主教神学研究看神学发展之路

发布时间:2014-06-03作者:杨晓亭

  为中国文化所接纳、中国人民所欢迎的宗教。乃是中国天主教健康发展的康庄大道”[1]。

  从神学上来说,中国天主教在信仰上的大公性和普世性是坚持着至一、至圣、至公、从宗徒传下来的教会并与伯多禄的继任人保持共融。这可以说中国天主教独立自主自办教会并没有脱离圣而公教会。中国教会的办教原则在政治上和神学上的含义并不矛盾[2]。这说明了中国教会有自己的神学思想,也说明了天主圣神在引领中国教会进行发展。教宗若望二十三世出人预料地宣布召开梵蒂冈第二次大公会议。会议主题为:“适应时代需要,开创教会改革”。会议强调了建设地方教会的重要性。在新的历史条件下,建设符合本土文化和国情的地方教会,是历史赋予中国教会的神圣使命。

  刘柏年副主席1995年在香港举办的“社会变迁与教会回应”的研讨会上在总结中国天主教的历史经验教训时说:中国教会“应遵循基督的圣训和宗徒们的传承,‘为一切人成为一切’的精神,尊重并结合中国的国情、民俗和文化道德,使其中国化、本地化”[3]。

  总之,中国天主教在回顾教会历史与独立自主自办几乎相同的自治、自养、自传[4]。根据《教会传教工作》法令:“对于训练司铎的这些普通规律……应该和迎合本国的特殊思想与生活方式的努力协调起来。……要能发现本国传统及本国宗教和基督宗教的关系。……这一切都要求修院的教育,尽可能地要和本国人民保持来往与接触”(AG 16)。这一论点给我们指出,中国天主教在神学研究与福传事业处处围绕以服务社会、适应社会,融入本土文化为基础,神学在中国才能得到发展和被认同。

  三、对中国天主教研究的展望

  中国的天主教研究在过往的年代中,常有着浓厚的史学研究倾向,厚古薄今的现象较重,对建国以来的天主教尤其是当代天主教研究中的欠缺。天主教史的研究,这是中国天主教研究最成熟的方向,有着几十年的资料积累,而怎样切入1949年以后的当代天主教史研究,仍是一个极大的挑战。传统的以历史学、宗教哲学为擅长的研究队伍,在宗教社会学研究方面处于薄弱状态。未来的天主教研究可能涉及天主教与其它宗教的比较与对话,天主教与我国少数民族地区的经济与社会发展,中国天主教的历史与现状,天主教与区域社会的发展,天主教与当代中国的社会经济发展,基督徒的终极关怀与现实生存,中国天主教发展的分析、展望与预测等热点问题。对此,各个学科的单打独斗显然已无法满足天主教研究的需求。诚然,转换视角,吸纳新理论与新方法,摆脱驾轻就熟的传统典范,走跨学科、多项发展的路才能提升研究的层次。也就是说如何把宗教学、历史学和社会学及人类学及社会心理学等相关学科不断进行整合,坚持跨宗教的对话,从而把中国天主教研究不断推向深入。对中国天主教研究的意义,卓新平先生曾这

  [1]参阅:叶小文局长著《宗教问题:怎么看,怎么办》第476页。2007年6月宗教文化出版社出版。

  [2]、在1957年召开的中国天主教第一届全国代表大会的决议中代表们一致认为:“为了祖国的利益,为了教会的前途,中国天主教会必须彻底改变旧中国时代帝国主义带给我们教会的殖民地半殖民地状态,实行独立自主,由中国神长教友自己来办,在不违反祖国利益和独立尊严的前提下同梵蒂冈教廷保持纯宗教的关系,在当信当行的教义教规上服从教宗。”

  [3] (参阅:《中国天主教文集》第一集,第52页。)

  [4]见1999年8月香港出版的《鼎》112期。

版权与免责声明

1、投稿:本网欢迎网络、传真、邮寄等各类方式投稿,但请勿一稿多投。

2、版权:凡本网注明来源的所有内容,版权均属于本网所有。欢迎转载,但请注明出处。

3、文责:欢迎各地教区、堂区、团体或个人提供当地新闻及其他稿件,一旦刊登,版权虽属本网,但并不代表本网观点,文责一律由投稿者(教区、堂区、团体、个人)自负。

4、转载:凡本网注明来源为转载的内容,为网友推荐而转载自其他媒体。转载内容并不代表本网观点,转载的目的只在于传递分享更多信息。

5、本网无商业目的,若我们上传的资料侵犯了您的利益请联系我们,我们会尽快撤下。